美国大选殃及加拿大!英国疯狂“人体挑战”试验!让健康人感染新冠以身试毒…

 

据凤凰加拿大综合报道:距离美国大选日只有两周时间了。加拿大对于美国大选的究竟结果如何也很关切。这一届总统选举可能是美国史上最重要的大选之一,但对加拿大来说,美国大选结束后却注定在经济上会受到阻碍,无论谁成为最后赢家入主白宫。

因为无论前副总统拜登还是现任总统特朗普谁获胜,其经济政策都将产生国际影响。实际上,加拿大的经济和美国经济是息息相关的,加拿大能否实现经济复苏在很大程度上要看美国能付实现经济复苏。

国际会计事务所罗申美(RSM)加拿大分布最近有一份报告,就美国总统候选人拜登和特朗普的未来经济政策将如何阻碍加拿大经济做了阐述。

据“538”(FiveThirtyEight)民意调查结果的平均值,拜登目前民调领先10个百分点,但如果他当选,很可能对现行经济方针也不会做出太多改变。

 

如果拜登当选

RSM指出,拜登所代表的民主党的政纲,内容也有一项,为在本土增加就业和提高工资的企业提供“美国制造税务减免”。

这意味着,这些企业将更不会往加拿大投资扩张。拜登还明确表示,如果当选将取消Keystone XL输油管道项目(从加拿大艾伯塔省通往美国内布拉斯加州,连接原有的通往墨西哥湾的输油管道)。这将继续影响加拿大油价,使加拿大经济实现复苏更加困难。

而且,拜登上位后也可能会继续保留特朗普政府的对华进口关税。由于“新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加拿大与美国高度融合,这也同时对加拿大经济产生了负面影响。

特鲁多2017年在白宫和特朗普会面

 

 

如果特朗普胜

选根据加拿大民调公司“338Canada”和莱格(Léger)的民调结果,多数加拿大人并不希望特朗普连任。但如果特朗普胜选连任,则很可能会继续执行他的既定经济政策,即继续执着于和中国的贸易战。

由于现在的加拿大经济与美国的联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紧密,这对必然会对加拿大经济产生负面影响。

特朗普一直不断表达其充满保护主义色彩的“美国优先”经济计划,这也很可能会继续给加拿大带来麻烦。当然,特朗普在任内对加拿大产生的最大影响,还是由其对COVID-19疫情的处理方法所致。如果美国和加拿大控制疫情,两国的经济复苏都不会容易。

最终,如果特朗普通过制造对立而破坏了世界经济的信心,从而导致全球衰退,对美国来说是灾难,对加拿大也是灾难。

在谈判新北美自贸协定(CUSMA)的过程中,特朗普对加拿大使用钢铝税手段,一时兴起就可以将加拿大定为“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国家,所以将来怎样再次干扰加拿大都有可能。

特朗普表示希望继续进行Keystone XL管道建设。虽然该项目存在许多环境问题,但有利于加拿大的石油和天然气行业。

 

据《多伦多星报》报道,虽然拜登有“美国制造税务减免”向美国企业提供减税,但他也提出将要大幅提高企业税率。如果真的提高企业税率,加拿大企业的竞争力就会相对增强。

另外,拜登的环保计划也可以为加拿大提供助力。他建造节能住宅和推动汽车公司制造电动汽车的倡导,可能会使加拿大安省汽车业和全国林业部门受益。

 

 

英国将开始“人体挑战”试验

据英国传来的消息,为了帮助加快COVID-19疫苗研发进度,英国政府将参与和资助一项大胆的“人体挑战试验”计划。

在英国商业能源及工业策略部、伦敦皇家自由医院NHS基金会和病毒实验室公司hVIVO的合作下,英国“伦敦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将主导进行一项针对健康人的人体试验,即将健康的志愿者主动曝露于病毒之下,以确定感染COVID-19的“最低病毒曝露量”等参数,然后为志愿者接种试验疫苗并将其曝露于病毒之下以评估疫苗有效性。借此,据说将可以大大加快疫苗研发的进程。

这种实验方法即过去已经有过的“人体挑战试验”。

因为志愿者的奉献须以生命和健康为代价,主动感染健康人也常被视为有悖道德,所以这种方法显然是有争议的,如美国政府研究部门就表示人体挑战试验的风险太大或没有必要。

不过在当前全球以前再度吃紧之时,伦敦帝国理工学院和英国政府等选择了冒险,因为疫苗成功“哪怕只提前三个月时间,也会多挽救全球数十万条生命”。

挑战试验定于明年一月开始。在伦敦皇家自由医院,试验者将把经过提纯的活病毒株吹进志愿者的鼻腔,然后进行曝露后观测。

这个阶段只会有一百名左右年轻的健康志愿者参加。然后,在明天春天开始的下个阶段中,会有更多志愿者接种疫苗和主动曝露于病毒之下。

据帝国理工学院专家说,做“挑战试验”可以在10周内对疫苗有效性做出评测,而如果受试志愿者不主动感染而仅靠偶然感染,可能需要数月和数万次接种才能达到同样效果。

 

目前还不知道将都会对哪些备选疫苗进行这种健康活体试验,但英国政府提出,希望“挑战试验”帮助现处于研发中期阶段的疫苗,以促成能有更多疫苗同时参与最终角逐的局面产生。

中期阶段应指“临床前”和“I/II期临床”的研发阶段。当前世界各地约有34种备选疫苗处于不同研发阶段,其中约有10种左右已经处于研发的最后阶段即“III期临床”,有些更是预计在年底或明年年初就能完成研发。

除此之外,还有17种候选疫苗尚处于实验室和临床前研发阶段。伦敦帝国理工学院自己研发的疫苗LNP-nCoVsaRNA现就处于I/II期临床试验阶段。

英国另一只研发进度靠前的牛津大学和阿斯利康的AZD1222疫苗现处于最后的III期试验阶段。英国政府已预购了1亿剂,加拿大政府也已预购了2000万剂。

来源:凤凰加拿大,微信号“pcc_168″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到18cacom@gmail.com,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