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加拿大,养一个孩子每年需花多少钱?看完大吃一惊!

据加拿大家园综合报道:养育孩子可以给父母带来无尽的欢乐,带来充实的体验。但它也是一笔很大的开销。一篇刊登在加拿大财经杂志MoneySense的文章推算,在加拿大抚养一名孩子到18岁,每年估计需要12,824 元,18年的总体费用超过20万元。

现在,该杂志将这一数字提高到每年13,366元,以反映出过去5年的通货膨胀率。

teofbjj

据GlobalNew报道,加拿大另类政策中心(CCPA)高级经济师、公共利益研究员伊万诺瓦(Iglika Ivanova)称,一些基本的开销,如住房和托儿费用,在过去的5~10年上升迅猛;托儿费用上涨幅度是通胀率的2~3倍。

在估算养育一名孩子的费用时,三个主要的开销特别突出:住房、食品和托儿费用。在加拿大,这些费用一直在稳步上升。

据加拿大房贷和住房公司(CMHC)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加拿大一套两居室公寓的中位数租金目前为每月962元,在多伦多,一套这样公寓的平均租金是 1,100元,而在蒙特利尔仅为751元。

但无论如何,仅在过去一年,加拿大两居室公寓的租金中位数上升了4.8%。

据GlobalNews的报道称,食品价格在今年也上涨不少,估计食品价格会上涨3~5%,特别是鱼肉蛋类、及水果和蔬菜,预计价格将上升4~6%。

总体来说,加拿大人今年在食品方面的开销要多支出420元。

伊万诺瓦说,抚养14~18岁青少年的家庭所需的花费则更大。在卑诗省,据估计抚养该年龄段男孩,家庭每月的平均花费的为311 元,女孩为平均 223元。

总体来说,托儿费用是一个家庭育儿支出最大项,也是最惊人的支出。CCPA的最新报告指出,自2014年以来,托儿费用每年平均上涨8%,是通胀率的三倍。

在英文论坛上,不少老外看了后表示已经越来越养不起孩子了。但很多中国网友却笑了~

要知道在加拿大,18年的总体费用才20万元(约合人民币100万左右),你知道在北京,上海养一个孩子到18岁需要多少钱吗?

 

惨!加拿大医疗在发达国家排名倒数第2!

CTV报道:美国英联邦基金会(Commonwealth Fund)发表了一份报告,对包括加拿大在内的11个西方高收入国家的医疗体系表现进行了排名。

结果显示,加拿大排名倒数第二!美国垫底!

这项排名需要评估这几个国家医疗保健的公平性、获得医疗服务的机会、可负担性、医疗保健结果和行政效率等各方面。

tejr8

总体而言,挪威、荷兰和澳大利亚的卫生系统表现最佳,而瑞士、加拿大和美国则分别是卫生保健系统最糟糕的国家。

报告还指出,尽管有很多国家的排名要高于加拿大和瑞士,但是美国在卫生系统排名的具体分数最为差劲,甚至被加拿大和瑞士远远甩开。

美国在11个高收入国家中均排名倒数第一,仅在护理流程这一项中排名靠前,位居第二。

在获得医疗服务机会、行政效率、公平性和医疗保健方面排名最后。

teuzf4y

调查发现,除了获得护理的机会较低外,美国在孕产妇死亡率、婴儿死亡率、60岁预期寿命以及获得及时护理方面的排名也很差。

加拿大的排名

加拿大在11个发达国家中排名第10名,主要在医疗公平性和医疗保健成果这两个类别中排名第10。

报告发现,与其他国家相比,美国和加拿大在患者获得医疗保健方面因为收入差距存在更加不平等的情况。

其中医疗保健成果指标定义为:患者通过治疗和护理而改善的情况等各方面。

这些不平等包括因财务问题无法获得医疗和牙齿护理、医疗账单的负担能力以及难以在下班后得到护理和利用官方网站获取医疗帮助。

teo67t

加拿大在社会项目上的支出相对于其他国家更少,例如幼儿教育、育儿假期和单亲收入支持,这些都会影响医疗保健服务。

在获得治疗服务的机会方面,加拿大排名第9位,这是根据加拿大医疗体系的可负担性和及时性来评判的。

由于提供者和患者必须花费大量时间处理文书工作、重复的医学检测和保险纠纷,因此在行政效率方面,全球排名垫底。

在接受调查的11个西方高收入国家中,美国是唯一一个没有全民医疗保险覆盖的国家。

Leger公司对BC省的一项调查显示,拥有家庭医生的卑诗省市民都会好好地利用,但那些没有家庭医生的人可能会尽量避免看医生。专家感到担心,这些人可能会因为不注意预防疾病,而令小病会变成大病。

tezo4i5

调查发现,30%的受访者没有家庭医生。他们几乎一半人都指出,即场挂号诊所(walk-in clinic)等待的时间很长,因此都会避免到这些诊所寻求治疗。

相比之下,81%拥有家庭医生的人,每年至少看一次医生。Leger民意测验专家奥尔索普(Jason Allsopp)说。:“这在说明了在卑诗省的医疗保健方面,贫富之间出现鸿沟。”

对于家庭医生多桑杰(Ramneek Dosanjh)来说,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指标,同时她意识到卑诗省医生短缺问题非常严重。

“如果有些市民因为没有家庭医生而宁愿不寻求医疗保健,甚至不寻求预防性保健或基本护理,就会令人很担忧。”卑诗省医生协会主席多桑杰说。

如果人们不想等待特就不去看医生,最终只会因为久病未医而患上更严重的疾病,甚至会导致更有更多癌症和心脏病的出现,这对广泛的卫生医疗系统绝对有影响。

tev668x

近100万卑诗省市民没有家庭医生。Leger调查又发现,即使很多有家庭医生的人都会很担心会失去其家庭医生。

大约43%的受访者表示,担心他们的家庭医生会离开诊所;另有40%的人担心他们的家庭医生会退休。“医生短缺令问题变得更加严重。”奥尔索普说。

多桑杰说,疫情开始后,家庭医生的行政工作越来越多,而且薪酬只是按服务收费,但面对的个案和要处理的事越来越多复杂,令很多医生感到倦怠。

本拿比的全科医生Davidicus Wong表示,除了通常的诊症外,医生要做的文书工作量也激增”。黄医生说,保险和WorkSafeBC的表格变得越来越长、越来越复杂。

黄医生又道出:“每天除了从上午8时30分到下午6时要诊症外,不必要的文书工作增加了每周的工作时间。每周要工作60至70小时。”

基隆拿(Kelowna)全科医生奥耶尔斯(Toye Oyeles)表示,如果卫生厅愿意与家庭医生合作,共同建立可持续的初级保健团队,将会有很大的帮助。

来源:加拿大家园、多伦多生活综合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到18cacom@gmail.com,谢谢!

adplus-dverti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