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岁患者爆加拿大医疗事故!打针用错药 割肝1周复发肝癌 只剩8周生命​

据温房网综合报道:“我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失去了,只有我这条命”。这是BC省一名38岁的大叔,对着镜头带着微笑说出来的话。2年前,BC省民Luke Harris被查出肝癌4期。别看他现在白白胖胖,头发还在,然而医生告诉他:只剩下2个月的生命了。且频繁在他身上出医疗事故BC的医院,现在将他拒之门外。

因为脖子上出现了血块,BC省的医生在给他治疗的时候,注射了错误的血液稀释剂,导致他血流不止。“我差点死了好几次”,现今回忆起来,Luke居然还是坦然一笑。

20220214voft4

202202146x4en

20220214txwk7

因为他还有更糟糕的就医体验。

据了解,去年11月,医生给他动手术,把他65%的肝脏都割掉了。医生当场宣布:你的癌症清除了。正当他沉浸在欢愉和希望中,一周之后,肝脏又长出了癌细胞,让他从天堂跌到了地狱!

20220214ksnhr

“我感觉自己一下子被命运击倒,一切又要重头开始”Luke表示。

他住在西卡姆斯,一直在BC省内寻求治疗。BC卫生医疗系统对他的治疗非常单一,一直都是以日常化疗为主,再没有其他类型的治疗。

202202149mwxj

原本这么年轻,没有人真正为自己做出最适合的治疗方案,他对BC的医疗系统感到失望至极。

当医院告诉他无法挽救了,只能回去躺在床上休养(等死),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毕竟他自信自己身体没有那么差,怎么看也不像将死之人!他们甚至都没有尝试过其他办法治疗自己,就这样被医疗系统放弃,太多不甘涌上心头。

20220214hqhtz

20220214aanpf

“我看过两位外科医生,他们都对为我提供其他治疗的要求表示拒绝,有没有人会同意(再救救我),对我说YES?”

Luke说,他还没有准备好向癌症屈服,而且永远不会

目前,Luke的家人已经在网上发起了Gofund筹款活动,希望能够凑到足够的钱让他飞到其他国家做肝脏移植手术(这是加拿大医生很少为患者做的手术)。

202202147wsdq

众筹里写道↓

“大家好,我的名字是Jocelyn,我正在为正在与肝癌4期作斗争的兄弟Luke筹款。2020年2月25日,Luke被诊断出患有结肠癌、肝癌4期。当时,需要立即进行了手术,切除了他的结肠和65%的肝脏。还通过手术安装了永久性结肠造瘘袋。之后的扫描显示,癌症已经在他的肝脏上重新扩散,需要进行积极的化疗。在过去的两年里,Luke每两周进行一次化疗,不断通过MRI和PET扫描进行检查。截至2022年2月2日,Luke最后一次扫描显示:化疗已经没有作用了,他肝脏上的癌细胞增长了25%。他的医生告诉Luke,还有2个月的生命!我们迫切地需要帮助他找到任何替代疗法和药物,如果可能的话甚至进行肝移植!

非常感谢所有捐赠,这将帮助Luke继续战斗。

请分享这个故事,感谢您的支持!”

2022021447jas

Go found 网页:https://www.gofundme.com/f/f3h8g3-help-luke-fight

体验了BC频发的医疗事故,被两名外科医生拒之门外,被医院宣布回家等死,被无情地预告只能活2个月……经历了一切过后,Luke仍然没有忘记微笑。

“我没有什么可失去的,除了我的生命。”他甚至能开玩笑,笑出声地告诉所有人,“我还有头发,我还没有消瘦。”

这位朋友被打错针,几经抢救才捡回命,且前脚医生告诉他癌细胞清除,后面又快速复发的落差感,在加拿大简直是家常便饭。

在加拿大,医疗事故频出,但申诉很难。患者被怠慢被草率治疗都是主观感受,抓不到实际证据。而哪怕有石锤,而要告赢医生是非常难的。

年近八十的安大略省居民Jim Wiseman2016年在医院做膀胱切除手术以治疗体内癌症,手术结束后,医生告诉他手术顺利,他只需在医院康复和观察几天就可以出院。

20220214bfb15

(图据CBC Jim Wiseman)

然而,当他再次出现严重的腹痛问题去就医,医生做X光透视发现,做完了手术之后,一块海绵竟然被留在了体内

这样明显的失误之下,Jim Wiseman把那次手术的医生、手术团队、和医院告上了法庭,提出索赔要求。然而这场官司被媒体形容为“Uphill battle”(吃力的爬坡战争)。

20220214qf2ap

因为加拿大的医生有雄厚的资源,在法庭上,胳膊拧不过大腿。加拿大医疗保护协会成立于1901年,有一百多年历史,有雄厚的资金为医生聘请顶尖的律师团队。

Paul Harte曾是一名为卷入医疗事故官司的医生提供辩护服务的专业律师。

他表示:现在选择上庭状告负有医疗事故责任医生的患者数量越来越少,除了法庭司法程序复杂、耗时费力之外,为医生提供医疗责任保险的机构太有钱、太有资源、太有经验,这也是重要原因。

此外,很少有律师愿意接手索赔金额低于25万加元的医疗事故案件。

所以,当发生医疗事故的时候,病人是比较吃亏的,小事故、小纠纷主要还是看医院的医德和职业操守,法律的保护力没有那么强。除非是出现涉案金额很大的医疗纠纷,否则很难溅出水花,把医生告赢。

来源:温房网综合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到18cacom@gmail.com,谢谢!

adplus-dverti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