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难了!加拿大专家争辩:疫苗护照面临三大难题!

CBC报道: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接种疫苗,大家对恢复正常生活的期望值也越来越高了。因此,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来了:那些由于某种原因没有接种疫苗的人,他们该怎么办呢?随着各个国家重新开放,在公共卫生和个人自由之间取得适当的平衡,并弄清楚是否要放弃一部分人以保护其他人,这些将变得越来越重要。

目前,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就是“疫苗护照”,持有者可以出示该文件,作为免疫证明,以便获得某些自由。另一方面,那些因为不能或不愿接种疫苗而无法提供免疫证明的人,可能会被拒绝进入某些地方,比如企业、航班和大学宿舍等。

20210705thsiy

上个月,加拿大曼省宣布将为完全接种疫苗的居民提供“免疫卡”,使他们可以在国内旅行,而无需在返回时进行自我隔离。此外,安省多所大学已经宣布,将要求居住在宿舍的学生提供免疫证明。

早前,卫生部长Patty Hajdu称,联邦政府正在与G7盟友讨论实施疫苗护照,允许已经接种疫苗的加拿大人恢复国际旅行。

20210705w2vmj

魁省完全接种者可获得一个二维码 但还不知如何使用 图源:加通社

伦理学家、隐私权倡导者和公民自由团体警告说,这些措施和要求可能会创建一个新的两级社会,使接种疫苗的人受益,并排斥未接种疫苗的人。

对此,CBC News采访了三个领域的专家,以进一步探讨疫苗护照的潜在陷阱。

202107059a42y

20210705t5wvj

图源:美联社

 

第一个问题:公平(fairness)

温尼伯曼尼托巴大学专业与应用伦理中心的创始主任Arthur Schafer说,疫苗护照或免疫证明是不可避免的,但是联邦政府搞砸了一件事,他们没有向各省和公共卫生官员提供有关如何管理它们的明确指导。

Schafer是该问题的联邦小组的专家顾问,他说:“联邦政府应该创建一个在线应用程序(app)和塑料卡,为各个省份创建一个模板或指南,并解释和证明这样做的原因。这个社会现在已经不会再等6个月了。”

“如果我们敦促人们接种疫苗,并向他们保证疫苗是安全有效的,那么再要求接种疫苗的人与那些没有接种疫苗的人遵守相同规定,就是没有意义的。”

不过,Schafer指出,有些司法管辖区会各自的规定,比如电影院和酒店等私人实体,他们可以自行制定政策。

“我们正在成为一个大杂烩社会。如果我们深思熟虑并制定一项保护基本价值观,诸如隐私、保密、自由和公共卫生的政策,并以公开、透明和理性辩护的方式来平衡它们,那么我们会有一个更好的局面,但可惜的是,政府并没有这么做。”

Schafer说,一个公平的系统将确保为那些没有接种疫苗的人提供合理的便利。要知道,这些没有接种疫苗的人并不全是反疫苗者,比如有些人正在服用免疫抑制药物,有些人对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有一定担忧,或者有些人曾与卫生保健系统的负面交涉产生一定担忧。

他说:“我们应该努力容纳有异议的人,无论是出于良心、科学,还是宗教。我们是可以做到的,而且是在不危及公共安全,不给社会带来不成比例的成本的情况下。”

Schafer预测,如果不进行这样的调整,可能会引起民众强烈的反对。

“如果有可用的替代途径,如果它是有效的,而雇主或服务提供者却不提供它,那么我认为在人权立法下进行的挑战将会成功。”

20210705lqaii

图源:Getty Images

 

第二个问题:隐私(privacy)

5月份时,加拿大联邦、省和地区隐私专员发表联合声明警告说,虽然疫苗护照可能会提供许多公共利益,但是它会侵犯公民的自由,只有在仔细考虑后才能采取。

根据安省前隐私专员、现任全球隐私和安全设计中心执行董事Ann Cavoukian的说法,不应该期望加拿大人会为了公共健康,而放弃个人隐私。

Cavoukian说:“你不会因为现在存在与健康相关的问题而放弃隐私。它永远不可能是二选一中的一个。”

Cavoukian还担心在疫苗护照制度下,人们的私人健康数据可能受到什么影响。她担心:“一旦交出,就会为时已晚。”

“这些数据将与你在世界各地的地理位置相关联。如果你正在旅行、去看足球比赛或其他任何事情,这些信息都会被跟踪,而且有巨大的被监视潜力。”

在许多国家或地区,免疫卡长期以来一直是获得某些医疗服务的常见方式,但直到现在才需要在国际旅行或进入餐厅时提供。

和第一位专家Schafer一样,Cavoukian也担心这样的系统会疏远少数加拿大人,其中有许多人有充分的理由不接种疫苗,而且他们也不应该被要求透露拒绝接种的理由。

“你打算怎么做,你会为了公共利益而把那些人抛在一边吗?拜托,我不是说这很容易,但你不能只是说,‘这是为了公共利益,所以就忘了隐私吧。’”

目前,加拿大至少有一个省同意保护隐私:上周三,萨省宣布将不要求重返工作岗位或参加活动的居民提供疫苗接种证明。一位官员指出,要求提供接种证明的做法,明显违反了该省的《卫生信息保护法》(Health Information Protecttion Act)。

Cavoukian说,一旦大多数符合条件的加拿大人完全接种疫苗,人们就会放松。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挑出那些未接种疫苗的人,似乎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现在有太多的恐惧,恐惧将人们推向:我想我们必须要这样做,而没有进行仔细的检查。”

20210705rpruj

图源:Getty Images

 

第三个问题:自由(freedom)

加拿大公民自由协会基本自由项目的主任Cara Zwibel说,这一切都取决于选择。

Zwibel说:“接种疫苗的选择,应该是一个真正的个人选择。如果我们以接种疫苗的人获得某些权利或全面参与社会为前提,那接种疫苗就会成为一种胁迫——你接种疫苗并不是因为你愿意接种,而是你觉得你别无选择。”

“无论走到哪里都必须出示疫苗接种证明的想法,我认为它会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的社会类型。”

有人会提出反问,难道在工作、学校或公共汽车上坐在你(未接种疫苗者)旁边的人,就没有权利生活在安全的环境中吗?

Zwibel解释说:“我认为我们需要摆脱这种想法——我们需要一个没有COVID的空间。这应该是尽可能地减轻这种风险,并避免我们的医院不堪重负。我认为,COVID只是我们融入日常生活所必须承担的另一种风险。”

和Cavoukian一样,Zwibel也非常担心共享私人健康信息。她指出,虽然我们可能会心甘情愿地将免疫记录交给某些机构,但他们对这些信息所能做的事情,在法律上是有限的。

“如果我们开始考虑向餐馆老板、电影院取票处的工作人员,以及杂货店门口的检查人员,透露自己的疫苗接种情况,那真的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这是对人口的监视,这是很严重的事情。”

“我认为在我们走向这条路之前,我们必须要考虑,通过这样的做法,我们想要实现什么。”

来源:CBC、加国无忧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到18cacom@gmail.com,谢谢!

adplus-dverti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