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起数百顶“夫妻帐篷” !美加居民跨境聚会狂欢,政府却视而不见……

据每天温哥华综合报道:加拿大和美国的边境自去年3月21日关闭以来,加拿大官方制定了严格的入境和隔离政策,规定所有进入加拿大的人都需要隔离14天,即便他们只是去美国探望了一下家人。

BC省也在去年11月7日颁布了省级卫生禁令,规定在弗雷泽健康和温哥华沿岸卫生局地区,禁止人们与其直系亲属以外的人在室外或室内聚会。

图片

但是,位于南素里0号大街的一处边境漏洞,却让这两项禁令如同白纸一张。人们对其置若罔闻,公然践踏。

 

01 加拿大人跨过边境

加美边境上的著名景点Peace Arch Provincial Park,一半位于加拿大境内,另一半位于美国。这里也是BC省境内唯一一个不需要通过入境口岸就可以将两国连接起来的地方,来自加、美两国的居民可以进入公园而无需通过边境安全检查,只要他们不超过公园的边界。

这个跨境公园建立于1931年,是为了纪念1812年战争的结束,并规定两国不得在公园三米范围内修建隔离墙。如果加拿大政府这样做,就将违反条约,将失去在1812年战争中被美国占领的部分国土。

图片

去年6月18日,因为疫情,公园加拿大一侧的部分被关闭了,但美国那一侧还敞开着,而两侧之间的界限,仅仅是一条又窄又浅的沟渠。加拿大人只要轻轻越过它,就能进入属于美国的那片公园草坪。

随着疫情的爆发,这个原本平静美好的公园,转眼成了人们躲避禁令的边境漏洞。

自去年6月开始到现在,在公园美国一侧的草坪上,每天就会竖起五颜六色、大小不一的帐篷,少时有二十几顶,周末最多的时候能达到近百顶。

图片

加拿大人带着食物、睡袋和必要的物品,跨过那条被雨水浸透的沟渠,与他们在美国的亲人和朋友在帐篷里相聚。

在完成这场“国际社交活动”后,他们回到加拿大的家中,继续日常的生活,却并不进行14天的隔离。

而这一切,却很少或根本没有来自警察或边境官员的干预,最多只是检查一下证件。

图片

一名加拿大公民在公园探访了一名美国友人后,跳过沟渠边界回到加拿大。皇家骑警就在远处看着。

 

 

02 美国人与加拿大人的“约会”

28岁的Bobby Warwick是一名住在美国马克尔蒂奥的工程师,26岁的Sarah Foo在加拿大本拿比从事洁牙师的工作,两人目前正在热恋中。

边境封锁后的每个周末,Warwick和Foo都会在Peace Arch公园美国一侧搭起帐篷,进行一场浪漫的约会,从早晨一直持续到公园的扩音器里开始提醒“关门时间”。

图片

来自美国华盛顿州贝灵厄姆的Drew MacPherson和他的新婚妻子、来自BC省白石镇的Faith Dancey在Peace Arch公园加拿大一侧悠闲地散步,丝毫不顾这一侧已经关闭的提示。

他们刚刚在公园美国一侧举行完婚礼,来自两国的一众亲朋好友都赶来参加。之后,丈夫MacPherson将回到美国,妻子Dancey留在白石。

图片

圣诞节那天,许多加拿大和美国家庭都在公园美国一侧的草坪上聚会,一如以往很多个圣诞节。他们交换圣诞礼物,开心地拥抱和交谈,好像疫情从未发生一样。

加拿大素里市的皇家骑警仅仅让进入美国一侧的加拿大人出示身份证件,并在他们返回时检查一下收到的礼物是否是违禁品,不仅没有半点要阻拦的意思,反倒还给回来的加拿大人准备了拐杖糖。

图片

这些与美国亲朋聚会的加拿大人,不仅没有遵守BC省的聚会禁令,更规避了入境加拿大的14天隔离政策。

截至发稿时,美国共有2564万新冠确诊病例,死亡人数超过42万。

而这处可怕的边境漏洞,已将严防死守的加拿大边境撕开了一个可怕的口子,让危险在不知不觉间向加拿大蔓延。

 

03 这激怒了当地居民

住在BC省南素里0号大街一侧的居民,对这片已持续数月的“帐篷城”感到非常愤怒和不满。

居民John Kageorge说,自从边境关闭以来,公园里帐篷的数量一直在增加。他对那片公园的描述是“充满了草坪椅、野餐和夫妻帐篷”、“公园里挤满了人”、“每天都是狂欢的景象”。

图片

但这些热闹的聚会似乎从未被任何政府部门制止过。

一位twitter用户@j _ anderson66在自己拍摄的帐篷照片旁写道: “要求隔离并停止非法入境。”照片@了加拿大边境服务局、特鲁多和加拿大边境服务局等。

这位用户还揭穿了真相:“他们可不只是在帐篷里打牌!”

图片

“帐篷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generallee44回复道: “我敢肯定6英尺的社交距离并没有保证!”

图片

这些帐篷中有很多被当地居民称作“性爱帐篷”或“夫妻帐篷”,里面是不在一起生活的国际夫妇或恋人,像上文提到的Warwick和Foo,他们一人在加拿大生活或工作,另一人在美国,帐篷私密的空间得以让他们完成一场不被打扰的约会。

图片

所以,这个公园现在被人们称作“激情公园”。

还有一些帐篷不仅仅是用来约会的,人们在里面举行同学聚会、生日聚会,甚至婚礼,常常可以看到人们穿着盛装来出席,比如上文中的MacPherson和Dancey。

让附近居民感到愤怒的是,那些进入这个公园的加拿大人可能会暴露在美国那边的新冠病毒中,但当他们回到加拿大时却没有按要求隔离。“他们应该像其他旅行者一样自我隔离!”

现在,这些狭小而密闭的帐篷,无疑比任何时候都危险,而这样的危险,已经持续了八个月……

 

04 政府部门却视而不见

Peace Arch Provincial Park是一个国际公园,也是政府监管的灰色地带。

每天,一个临时“帐篷城市”在这里冒出来,然后在晚上日落时分被拆解。

负责边境安全的素里皇家骑警Kris Clark说,这个公园通常会有20到40顶帐篷,还有30到100人聚会。除了生日、纪念日和其他家庭团聚,公园每周还举办20场婚礼。几乎所有活动都有来自边界两侧的人参加。

图片

对此,BC省卫生官员 Bonnie Henry 说,尽管她听到了一些关于这些帐篷的抱怨,但她并没有听说有任何人从公园感染新冠。她还解释说: “有人在监视那个公园,边界本身是联邦管辖区,我知道他们在那个地区加强了巡逻。”

但是,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的发言人Mark Stuart却说,Peace Arch公园不是指定的入境点,因此 CBSA 不负责监督那里的情况。

在公园加拿大一侧的皇家骑警可能会指示返回的加拿大人向CBSA报告,CBSA可以选择对他们进行14天的隔离。但加拿大皇家骑警并没有这样做。

图片

加拿大边境保护局(CBP)发言人Jason Givens对此解释说,“从技术上讲,进入公园并返回的加拿大人和美国人没有进入对方国家,所以没有得到移民当局的处理。”

也就是说,当一个加拿大人进入公园美国一侧,他可以公开聚会——因为他已经离开了加拿大,不再受BC省卫生禁令的限制;当他回到加拿大一侧时,也不用接受14天的强制隔离,因为他没有进入对方国家。

 

05 真是个愚蠢的漏洞!

至于美国方面,他们似乎并没有意愿阻止这些帐篷里的聚会,虽然华盛顿州立公园限制一户人家以外的集会人数不超过五人,并且有标志禁止在Peace Arch公园搭建帐篷,但违反规定的游客只是收到了美国公园管理员的“口头警告”。

图片

而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对Peace Arch公园的监视,只是为了确保人们不会利用该公园作为非法进入美国的手段。

病毒?美国人不care的!

不知这个可怕的边境漏洞,何时才能被加拿大政府补上,还是会一直纵容着它,直到更多的危险逼近?

来源:每天温哥华综合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到18cacom@gmail.com,谢谢!

adplus-dverti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