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傲!华人女孩主动请缨,护理加拿大首位新冠患者!华人之光照亮抗疫一线!

 

据温房网综合报道:1月份新冠病毒第一次出现在加拿大土地上时,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它是陌生且充满未知的,没有人知道这个以前从未在世界上出现过的病毒,会给人体健康带来多么大的伤害。加拿大人只知道,海的那一头,有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被这个病毒搅得鸡犬不宁,甚至封城封国。

2020年1月23日,25岁的Clarice Shen开始了自己的护士轮班。当她在新宁医院(Sunnybrook Health Sciences Centre)的一个普通内科病房检查晚上的工作时,她注意到,有一个空房间,上面写着“关闭”。

从上司那里得知,这是一个带有独立通风系统的负压隔离室,是专为疑似新型冠状病毒病例(后来称为COVID-19)的患者准备的。

“1月份,我们才刚刚开始听说这种新型冠状病毒。”Clarice说:“没有人真正了解它,也没有人知道如何治疗感染病毒的患者。” “我记得自己在想,‘这一夜有多大的可能会收一个这样的病人?”

但是几个小时后,他们接到了急诊部的电话。Clarice的上司把她拉到一边,告诉她:他们收治了一位刚刚从中国武汉回来的患有呼吸道症状的患者。

他将被带到内科病房的隔离室,并被视为待调查人员(Person Under Investigation,PUI),直到他的测试结果出来。 他们强烈怀疑,这可能是加拿大首例确诊的新型冠状病毒患者。Clarice将是他的主要护士。

Clarice说:“然后,医院值班主任就开始为我们提供了详细的护理讲解,并为大家准备了个人防护装备。在那一刻,我并未感到害怕,只是觉得一切都不真实。”

当时,Clarice刚刚入职三个月。 “我一直在考虑最好的照顾他的方法,以及将遵循哪种隔离协议。他会生病吗?如果他到达时病情严重,我该怎么办?我必须遵循特殊程序吗?我脑海中瞬间出现了无数假设。”

在病人到达之前,医院值班经理到达了病房,给Clarice详细说明如何穿戴和脱下所需的个人防护装备(PPE),以及如果病人突然恶化或需要急救时要怎样做。

 

“每个人都在学习,因为我们不了解这个病毒的情况。那天晚上,我得到了单位其他护士的大力支持。”

病人刚一到达病房,就被带到隔离室。当Clarice跟病人进行自我介绍并解释护理的后续步骤时,她意识到,医护人员并不是唯一感到压力的人。

Clarice说:“他一定很害怕,周围每个人都穿着防护装备,并尽可能远离他,身边也没有家人,这一定是令人恐惧的。

周末晚些时候,当患者测试结果呈阳性时,“我一直在想,他会感到多么被孤立和孤独,”她说。

那个星期她还有三个值班日,于是,她做了一件对旁人来说需要极大勇气,但对她来说最理所当然的事,就是打电话给主管,表示自愿在这个星期剩下的时间里照顾那个病人。

我对病人很熟悉,我可以用他的母语与他交流,我对要遵循的规程和程序感到安心。另外,我独自一人住,不会给家人带来危险,为什么不?”

“我感觉自己一生中的经历和决定,一直在引导我走向那一刻。”

Clarice Shen自幼在多伦多长大,2003年的非典型肺炎(SARS)疫情让她第一次对护理产生了兴趣。 她依稀记得当年非典时的一段经历,当时她还在上小学,一天在操场玩滑梯的时候,突然间所有的小伙伴都被他们的家长拉走了。

 

Clarice问妈妈发生了什么;妈妈为了保护她便回答,是操场关门了。但年幼的Clarice还是感觉到了不对劲,是别的什么原因让小朋友的爸妈不想让他们靠她太近。

长大后有一天翻阅《读者文摘》(Reader’s Digest)想玩填字游戏,当Clarice扫到一篇有关护士照顾SARS患者的文章时不禁凝住了神。

我觉得那些护士很勇敢,即使他们很害怕,依然在坚持自己的工作,甚至有些护士自己也染上SARS。那是我第一次想到,也许有一天,我也可以当护士。

Clarice最终进入多伦多大学的Lawrence S.Bloomberg护理学院,并于2019年底毕业,把梦想变成了现实。

 “首先SARS让我对护理产生了兴趣,接着,在新冠爆发前的几个月,我结束了护理学校的学习,然后在一月份的那个晚上,我在该病房工作并被分配到隔离室,我真的相信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指引我在正确的位置,正确的时间帮助这位患者。

首例COVID-19病人在短暂住院后出院回家。但是,当两个月后加拿大宣布疫情爆发时,Clarice再次自愿去照顾COVID-19的患者。

Clarice和其他一些病房护士以前从未在ICU工作过,因此新冠状病毒病房实施了创新的中心(hub)模式,以帮助她们熟悉ICU护理的独特需求。

“我们每个人都与ICU护士配对,然后我们将一起护理两个病人。虽然其中一些患者病情相对稳定,但还有一些患者会很快变严重。这是一次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令人大开眼界的体验,”她说。

 

Clarice说,在COVID-19看护部门工作,使她重新考虑了职业发展方向。她现在计划在不久的将来考取重症监护专业证书。

“在此之前,我从未真正考虑过要成为ICU护士,尤其是在我的护理职业生涯的初期。但是现在,我知道这就是我想要的位置。”她说。

尽管目前医院中的COVID-19患者较少,但Clarice的工作却比以往更忙。 Clarice说,在大流行期间,她也经历了一些困难的时刻,这是由于所有医疗工作者、患者和家属都要面对的持续限制和改变。

她说:“当探访受到限制时,这对病人来说是非常困难的。我们试图尽最大努力填补这一空白,有时使用平板电脑和视频电话等技术帮助患者保持联系。但当然,这并不完全一样。”

“我一直很乐意与患者共度时光,试图帮助他们了解他们的护理情况。有时候,这就像解释,为什么我要在他们的静脉输液管中放入生理盐水一样简单。我想让他们感到我们不是在对他们做任何事情,而是在与他们一起做。由于许多患者现在无法接触到亲朋好友的支持,这一点变得更加重要。”

Clarice说,她印象最深的是陪伴第一个新冠病毒患者死亡的过程,因为隔离,家人无法守候在患者身边,一个女儿希望有人能在母亲去世时拉着她的手,不要让她感到孤单。Clarice答应了患者家属的请求,她说我很愿意这么做。

在患者弥留之际,Clarice拉着她的手,夸她的指甲很好看,告诉她,她的女儿很爱她,她非常希望此刻能陪伴在她的身旁,只是她不能

后来她经由医生告诉家属,患者离去得很安详。 尽管接下来的几个月充满不确定性,但Clarice确实知道一件事:她和未婚夫Guillaume将在今年秋天结婚。

“他在市中心的一家医院担任护士,所以我们不得不在今年初推迟婚礼计划。因为疫情,仍然有很多限制,所以规模很小,但我们本来也不喜欢举办大型婚礼,”Clarice说。

“现在,我只需要停止加班,开始计划我们的婚礼。” 人美心善的华人姑娘啊,你值得拥有最美的爱情和最幸福的家庭! 

向所有奋斗在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们致敬!向奋斗在加国各行各业的华人移民和移民后代们致敬!

来源:温房网综合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到18cacom@gmail.com,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