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思极恐!加拿大到底遗漏多少死亡人数?千万不要被数字蒙骗了!!

 

  据CBC报道:尽管国际指引要求记录疑似新冠病毒病例和疑似新冠病毒死亡,但加拿大并不对此进行记录。专家说,我们可能永远都不知道我们遗漏了多少病例。世卫在四月时公布指南,呼吁各国既跟踪确诊,也跟踪疑似新冠病毒病例,以监督新冠病毒在全世界造成的总体影响。

  多伦多大学公共卫生学院the Dalla Lana School of Public Health的传染病教授Dr. Prabhat Jha说,世卫的指引很清楚,诊断新冠病毒死亡并不一定需要进行测试。

  「坏消息是,加拿大在报告这第二种死亡上,太慢了。」

  和加拿大不同的是,新西兰,葡萄牙,和英国等国家在疫情中都定期公布疑似病例信息。

  英国国家政策办公室一名发言人对CBC新闻说,医生在病人死亡证书上的新冠死亡诊断会被记录,哪怕该名病人并未经过测试。这一数据在将来的研究中会有用。

  但是大部分加拿大省份并不公开公布疑似新冠病毒病例和死亡数据,而仅仅专注于测试阳性的人群。

  加拿大公共卫生局一名发言人在给CBC的申明里说,如果没有新冠病毒阳性测试结果,疑似病例不符合全国监控报告标准。

  这表示,如果有人在检测阳性前因为新冠病毒死亡,哪怕其死亡证书上写明的死因是新冠病毒,这一病例也不一定能在全国病例数据的任何一栏里得到体现。

 

一个真实的新冠感染个案

  5月2日,文森特(Vicente Perez)因疑似感染新冠病毒在多伦多住院。他问家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和他共同生活了70年的妻子弗洛伦西(Florencia)在哪里。

  据CBC报道,当时孙女辛迪(Cindy Perez)在电话里回答说,「她在哪里?我不知道怎样打电话给她。她不知道我在哪里。」

 

  家人没有勇气告诉文森特,弗洛伦西几个小时前已经去世了。

  老夫妻和他们已经成年的儿子一起住在多伦多的家里。两周前,他们的儿子生病了,家庭医生说是鼻窦感染。医生没有要求他自我隔离。

  这对80多岁的老夫妻在家里照顾儿子,给他提供食物和茶水,但是他的病况没有好转。

  4月28日,弗洛伦西开始喉咙痛。家人担心她感染了新冠病毒。她的症状迅速恶化,四天后她在床上去世,死在文森特的身边。

  疫情来袭时,文森特的头脑已经极其糊涂。家人迅速发现,他的血氧水平很低。他被马上送往多伦多医院Humber River Hospital。当晚他确诊新冠病毒阳性。

  辛迪说,「他们当天就让他住院了。让人特别特别难过的是,因为他已经非常糊涂,他永远都不会知道奶奶已经去世了。」

  文森特有骨髓癌和帕金森症,他的情况在接下来的几周不断恶化。5月21日,他在医院去世。

  在一起生活了七十年后,文森特和弗洛伦西相隔几周离开了人世。

 

  不同的是,文森特去世前确诊新冠病毒阳性,所以他的死亡被包括在加拿大全国数据里,而弗洛伦西没有做过测试,她的死亡不计在内。

 

卑诗省跟踪疑似新冠病毒病例和死亡

  加拿大,由各省和地区决定是否公开报告疑似数据。至少有一个省份这样做了。卑诗省不仅记录疑似新冠病毒病例和死亡,还进行抗体测试和尸检,以找到可能被遗漏的病例。

  卑诗省公共卫生官亨利医生(Dr. Bonnie Henry)接受CBC采访时说,「我们一开始就觉得这很重要。这让我们了解整体的影响和谁受到了影响。我们得以理解我们可能没能辨别的社区死亡。」

  卑诗省疾病控制中心公开报告疑似病例数据。卑诗省法医服务处说,迄今为止,已经确认了5例在死亡后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例。亨利医生说,由于处理死亡证书数据存在积压,要花几个月才能发现这些病例。

  「很不幸,我们的系统就是如此,我们只能进行追溯。但是我们希望确定新冠病毒对全省的总体影响。」

  她说,要确认遗漏病例,需要花费更多时间,但这很重要,这能给在疫情中失去亲人的家庭带来更多一层解脱。

 

疫情最严重的省份没有公布数据

  但是在魁省和安省,加拿大两个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省份,这样的监控数据并未被公开记录。

 

  两个省份的公共卫生部门在发给CBC的申明里都说,他们公布的数据完全是基于实验室测试的确诊结果。

  Humber River Hospital医院办公室主任(chief of staff) Dr. Michael Gardam是一名传染病专家,曾经历过SARS和HIN1疫情。他说,他认为这样的做法不够深入。

  「我们清楚地知道,有更多病例。数据被低估了。总体上来说,我希望公共卫生部门的数据能更透明。应该公布所有的信息。」

  他说,每天公布的确诊数据旁边应该打一个大星号,表示说,我们知道还有更多病例。

  多伦多医院Michael Garron Hospital重症监护医疗总监Dr. Michael Warner就曾亲自诊断过尽管测试结果阴性,但是疑似新冠病毒感染的病人,也曾诊断过在死去前未能得到测试的病人。

  「不幸的是,疫情刚开始时,长期护理院里那么多病人死去。许多病例我们再也追踪不到。」

  「这对逝者家人很重要,因为他们想要知道,他们爱的人是怎样死去的,为什么会死去。我想我们亏欠他们。」

  多伦多Mount Sinai Hospital医院传染病专家Dr. Allison McGeer说,疑似病例不被记录的一个原因是因为,官员们觉得,数据可能会造成误导。

  她说,「他们不想被人看成在夸大病例数据。他们趋向于保守,因为总有可能有人在事后指责他们夸大数据,让事态看起来更糟。」

 

报告系统被质疑过于缓慢

  通过死亡证书跟踪病例,对本来已经很缓慢的报告系统是更重的负担,特别在安省。该省的报告系统还在依靠传真机和手工报告病例等过时的技术。由于不断受到批评,该省周四宣布,将对已经老化的疾病报告系统进行大规模翻新。

  但尽管安省可能很快能够加快跟踪确诊病例的速度,该省和全国其他地区短期内仍然没有公布疑似病例和疑似死亡的计划。这对辛迪来说,是痛上加痛。

  「事实就是她未被计入数据。这不公平,因为她真的受到了这一疾病的折磨。」

  「人们应该知道,有这么多人是这种病的受害者,却不算在内。」

来源:CBC、星岛日报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到18cacom@gmail.com,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