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市冷淡!专家警告:投资者已高位套现,房价要降10%!

CTV News报道:多伦多地产经纪Nasma Ali指出,在过去几周,大多伦多地区的住房需求明显放缓。她认为,这可能是郊区和周边城镇在过去两年房价增长过高导致的。

Ali是一家地产团队的首席执行官。她说:“我有一些房源,在1月份会有100多次的看房预约。突然之间,现在手里的房源,在4天内只有5-6个看房预约。这是一个过渡期,并不适用于整体市场。但是,我们发现房市正在慢慢变化。”

与去年大部分时间相比,在房屋供应受限的多伦多,挂牌待售房屋的出售速度已经放缓,已经低于去年2月份。

受多种因素影响,多伦多和温哥华等主要城市及其周边地区的销售放缓,似乎正在加剧。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住房负担能力恶化、贷款利率上升,以及通货膨胀加速,正在改变市场情绪。

在过去两年中,创纪录的超低抵押贷款利率推动加拿大房价上涨了52%。但是,随着固定抵押贷款利率的飙升,以及加拿大央行三年来首次加息后,浮动利率的攀升,住房需求正在降温。

货币市场认为央行将在今年年底前将政策利率从目前的0.5%,提高至2.25%。

Integrated Mortgage Planners的抵押贷款经纪David Larock说:“这是我记忆中,五年期固定利率最大幅度的一次增长,我从事这项业务已有20年了。”

“我开始看到房屋买卖协议附带贷款条件,这在过去几年中是闻所未闻的,”他说。

2022032593x6u

图源:加通社

渥太华Bennett Property Shop Realty的老板Marnie Bennett表示,她已经看到市场发生了转变,尤其是在低端市场,因为对负担能力的担忧阻止了首次购房者,而投资者已在高峰附近套现。

BMO Capital Markets高级经济学家Sal Guatieri表示:“只是因为利率还很低,所以买家还有一些负担能力。”

“但这种负担能力将很快消失,”他补充说,央行的加息“将在一定程度上扑灭房市的火焰。”

他说,虽然这不太可能对家庭财务造成重大损害,但会给一些买家带来压力。

Conference Board of Canada的首席经济学家Pedro Antunes预计,由于疫情收入支持的结束、利率上升和更加正常的消费模式,房价预计会下降10%。

Antunes说:“加拿大人将开始去南方度假,也许还没有准备好为新的抵押贷款投入那么多钱。”

尽管经济疲软,多伦多和温哥华的房价比一年前分别增长了27%和20%,全国房价平均上涨20.6%。

不过,多伦多BSpoke Realty团队的地产经纪Lisa Bednarski说:“这仍然是一个卖方市场。但我们将不再看到房屋会以高于市场价值的莫名价格出售。”

综上所述,多伦多现在的房市趋于冷淡,房价炒不上去了,而且还可能会在今年下降10%。

 

华人$700万豪宅成”危房”,惹怒富豪邻居!

多伦多的跑马径(Bridle Path)社区不仅是多伦多,在加拿大也是数一数二的豪宅区,也有一些华人富豪或名流挤进这个社区。

但是,最近一个华人拥有的700万豪宅成了危房,破烂外表与豪宅区格格不入,这惹怒了平均家庭年收入高达94万的富豪邻居们,他们不仅找政府要求赶紧拆除,还找来媒体曝光。

202203253fv23

图源:googlemap

CBC报道,位于38 salonica road的这套物业是一套3卧室的平房,占地面积为135.42 x 152.44英尺,而且背靠公园。

20220325mbj4w

图源:51找房

房地产交易记录显示,该物业于2017年9月挂牌价730万上市,上市仅一天就以715万加币的价格卖给一个名姓张的华人。

20220325y2ry7

图源:googlemap

当时的售房广告就明确说这是一个 一生只能碰到一次的购房机会,可以新建自己的梦想家园,言外之意房子太老了,需要翻建。售房广告说这是Bridle Path最好的地段 ,Lot宽135英尺,南侧背靠Sunnybrook公园,东侧背靠Wilket Creek Edward Garden,是一个安静的死胡同的尽头。

但是华人买家既没有搬进去住也没有翻建,而是在2020年重新以630万加币的亏本价重新上市,但没有售出。

当地的居民协会负责人Jaffar Husain说:我们一直非常担心那栋废墟,我们怀疑有人会住在那里,或者是动物之类的。而且一些邻居一直担心这栋废墟是火灾的隐患。真的太让人沮丧了。在过去的几年中,这套房子面临多次投诉,城市检查员多次访问该物业,门上的涂鸦、损坏的墙壁和屋檐几乎是看不到一点豪宅的痕迹。

现在邻居、市议员都希望物业主人不行动则由政府强制拆除。

 

奇了怪!加拿大住房拥有率最高的华人,贫困率却位居榜首!

尽管COVID-19大流行严重冲击了加拿大经济、影响了就业市场,但是得益于联邦政府及时出台的补助政策,令本国的贫困率有所反而下降。

从数字上来看,加拿大可见少数族裔(visible minority,即“有色人种”)的贫困率偏高,而华人群体的贫困率最高,达9.6%。

20220325jbc04

图片来源:CTV

据美通社(newswire)援引加拿大统计局公布的数字,在2020年加拿大的总体贫困率(overall poverty rate)为6.4%,低于2019年的10.3%,以及2015年的14.5%。

儿童的贫困率为4.7%,比2019年的9.4%大幅下降。若同2015年相比,去年生活在贫困中的儿童减少了约78.2万。

2020年,老年人的贫困率为3.1%,低于2019年的5.7%。同2015年相比,生活在贫困中的老年人减少了约187000人。

这次的统计,还首次调查了可见少数族裔(visible minority)的贫困率,为8%。相比之下,非可见少数群体(invisible minority)的贫困率为5.8%。

考虑到可见少数族裔的多样性,所以相关统计数据也进行了细分:在去年,本国三大可见少数群体的贫困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其中,南亚加拿大人为7.5%;加拿大黑人为7.5%,而华裔加拿大人为9.6%,是各族裔最高的。

菲律宾裔加拿大人则是可见少数族裔中的例外,贫困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仅为3.6%。

联邦家庭、儿童和社会发展部长古尔德(Karina Gould)对2020年加拿大收入调查的结果表示欢迎。她说,该调查显示,政府在2020年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间的的迅速行动导致加拿大总体贫困率大幅下降。目前,本国的收入不平等现象处于45年来的最低水平。

她强调,2019年至2020年间,总体贫困率下降了三分之一以上(从10.3%降至6.4%),意味着生活贫困的加拿大人减少了140多万,这表明政府在实现建设更具包容性和弹性的经济的目标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

下一步,政府将继续这方面的努力,让所有加拿大人都有真正公平的成功机会。

来源:CTV、CBC、加国无忧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到18cacom@gmail.com,谢谢!

adplus-dverti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