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突加剧!生活在到处声援乌克兰的加拿大,加国俄裔当下的境况如何?

据温房网综合报道:根据2016年的统计,大约150万乌克兰裔生活在加拿大,是俄罗斯之外乌克兰移民人口最多的国家。其中最著名的就是现任副总理、财政部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方慧兰毕业于哈佛大学,其父亲来自乌克兰。她曾在莫斯科以及基辅学习、工作,可以使用流利的俄语以及乌克兰语。

近日,加拿大主要城市都发生声援乌克兰的游行,越来越多的机构也表示支持乌克兰、抵制俄罗斯。

20220301exkdi

202203012ugbh

就在小编居住的列治文市,奥林匹克速滑馆(Olympic Oval)的俄罗斯国旗被撤下,而市政厅挂起了乌克兰的国旗。

20220301wwp2b

加拿大作为北约成员国,可以说所有这些声音和行为都是符合加国立场而且“政治正确”的。

只是,加拿大作为一个移民国家,也居住着不少俄裔。根据2016年的最新人口普查数据,加拿大有超过62万俄裔。虽然加拿大价值倡导多元文化共存,但在实际生活中, 个人因“种族”因素而遭受恶言恶语、拳脚相加等事件常有发生。

那么,当下生活在加拿大的俄裔正经历着什么?日前,《环球邮报》采访了一些俄裔人士。

20220301n17ia

Denis Ganshonkov,34岁,青少年时期随同母亲来到加拿大,目前在多伦多的“小葡萄牙”(little Portugal)地区经营一家餐厅。其餐厅的特色是来“自于前苏联的家乡菜”,比如格鲁吉亚饺子、罗宋汤和蘑菇馅可丽饼。

俄乌战争爆发后,他在餐厅的窗户上贴了一张告示,写着“我们是一家俄罗斯餐厅。我们不支持普金及其政府针对乌克兰和乌克兰人民的行动。”尽管如此,在这个周末,其餐厅的生意已经下降了一半

20220301qjlsx

与之对比鲜明的是,加拿大的乌克兰餐厅人头攒动,生意好得都忙不过来。

20220301xz0st

但除了对生意的影响,Ganshonkov更担心的是,不管俄罗斯人对乌克兰战争怎么看,可能会产生一种奇怪的仇恨反弹。他说:“在一段时间内,俄罗斯人的身份不会很受欢迎。” Ganshonkov接受采访时表示,像许多在加拿大的俄罗斯人一样,他对这次袭击感到震惊,并担心自己会因与俄罗斯的联系而遭受煎熬。

Ganshonkov的朋友Misha Artebyakin,29岁,是一家东欧餐厅的合伙人。他在西伯利亚长大,父亲是俄罗斯人,母亲是乌克兰人。在俄乌战争爆发后,已经收到了几个充满仇恨和威胁的电话。

Artebyakin觉得打威胁电话的人是在谷歌上搜索了他,发现他是俄罗斯人,就开始攻击了。他担心,那种类似于在新冠刚爆发之时对加国华人的偏见这次发生在加拿大俄裔身上。目前,他的家餐厅已经悬挂了乌克兰国旗,以示团结。

202203011uvjb

Artebyakin说,“我认识的每个人,以及交谈过的每个人,都完全反对。每个人只是对发生的事情和俄罗斯士兵选择对抗他们的兄弟姐妹感到愤怒。最可悲的是,两个有着如此多血缘和历史联系的国家正被撕裂。”

不过,《环球邮报》的记者亦表示,在没有民意调查的情况下,很难说出他们中有多少人感觉像是这两家餐厅的老板,又有多少人实际上支持普京。 小编估计即使有不同意见的也不敢公开说。

BC省的政策专家、企业家Margareta Dovgal有俄乌混血血统,TA说,“很多人保持沉默,因为误解的空间很大。没有人希望被视为支持战争或正在发生的可怕事情。但俄罗斯人和加拿大人对这场战争的理解存在巨大差异。”

俄罗斯驻BC省的名誉总领事Erin Campbell,是一家风险投资和矿业公司的高管,在战争爆发后突然辞职。本周一记者通过电话联系到她时,她表示不会接受任何采访,因为“不合适”。

20220301o0tyj

在多伦多的圣三一俄罗斯东正教教堂,教会的成员来自俄罗斯和乌克兰,以及其他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如摩尔多瓦和白俄罗斯。

牧师Viatcheslav Davidenko说,教众们在讨论这场冲突时非常谨慎。他说:“我认为教会里的很多人都意识到,他们所说的任何话都可能被误解。”

2022030115fwu

他说,在周日的礼拜仪式上,气氛很阴郁。亲乌克兰的抗议者在外面挥舞着旗帜,警察都到场以防发生麻烦。一名90岁的妇女告诉示威队说,教会的大部分成员是乌克兰人,并邀请他们进入教堂。

在加拿大的俄裔犹太人也在密切关注这场冲突。安省犹太俄罗斯人社区中心的首席执行官Rabbi Mendel Zaltzman说,大多伦多地区有5万到5.5万名前苏联犹太人,他们也“特别关注在乌克兰的犹太人同胞的命运,希望加拿大政府对难民敞开大门” 。

20220301qqsy0

除了人道主义问题,还有实际问题。由于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那些与俄罗斯有联系的人想知道他们如何将钱寄给那里的家人、从俄罗斯银行取钱,甚至是去俄罗斯。

现在,欧盟以及加拿大领空禁止俄罗斯航空公司的飞机飞行,俄罗斯也禁航了包括欧盟在内的36个国家的航班。

202203015l6kd

20220301blrto

总之,不管目前俄裔在加拿大如何“不受待见”,俄裔人士走在加拿大大街头还应该算是“不可见的少数族裔”,应该不会出现无辜的暴力事件。

相比之下,华人可是“可见的少数族裔”。他们的遭遇对于身在加拿大的华人有什么启示?虽见仁见智,但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来源:温房网综合CBC、Globe and Mail、BIV、Google map等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到18cacom@gmail.com,谢谢!

adplus-dverti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