吓人!BC省今天新增2441例!加拿大女子全家确诊,1岁儿子呼吸困难!

今天(12月24日)卑诗省录得2,441宗新增新型冠状病毒个案,累计个案总数增至235,658宗。本省目前有10,415宗现存新型冠状病毒个案,另外有222,604名对新型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的人士完全康复。

在所有现存个案中,有192名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人士留医,当中71人在深切治疗部。其余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人士都在家中自我隔离及休养。

20211224g3ix2

截至2021年12月24日 (星期五),卑诗省内87.8% (4,377,551) 5岁或以上合资格人士已接种了第一剂新型冠状病毒疫苗,82.8% (4,126,279)已接种第二剂。

卑诗省内91.8% (4,256,707)合资格12岁或以上人士已接种第一剂疫苗,89.0% (4,126,185)已接种第二剂,17% (807,057)已接种第三剂。

省内92.2% (3,988,184)合资格成人已接种了第一剂新型冠状病毒疫苗,89.5% (3,870,981)已接种第二剂,19% (806,246)已接种第三剂。

 

加拿大女子全家确诊,1岁儿子呼吸困难!

加拿大的疫情进入爆发期,网上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分享感染COVID-19的经历。

近日,CBC News(First Person栏目)报道了爱德华王子岛省(PEI)居民Meaghan Blanchard的个人感染全过程。以下是以她的亲口自述:

上个周末,我的丈夫、我1岁的儿子和我,全家三人在Charlottetown小镇感染了COVID-19。

去Charlottetown小镇是一趟工作旅行,我们要参演一场音乐会。我预订了Airbnb,带上了老公和儿子。我们的计划很简单,并且尽量在户外活动。

我们一共在Airbnb住了两个晚上,去过一家杂货店和两家酒类商店,买了一次外卖咖啡。此外,我们去逛过两家小商店,但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公园里玩,散散步。因为需要工作,我们没有离开过小镇。

在小镇的路上,儿子看到很多人脸,很是高兴,每遇到一个人都会笑着喊:“嗨!嗨!嗨!”

我和老公已经接种了两剂疫苗,在外面一直戴着口罩。

20211224qhbct

图源:Meaghan Blanchard

工作旅行结束,回到家的两天后(上周日,12月19日),我们的儿子突然发烧,我和老公开始感觉有点鼻塞。我们立即打电话给住在附近的老公爸妈,说我们可能要保持一两天的距离,等我们克服“这件小事”。

然后,我们的保姆打来电话说,她感觉到很疲惫,为了安全起见,她要去做COVID-19检测。她在周末的一个晚上来照看过我们的儿子。

尽管如此,我并没有想太多,毕竟是在PEI,一个小省份。这种情况之前就经常发生,朋友和家人去做检测,结果总是阴性。

结果,这次出事了。第二天(本周一,12月20日),保姆在回电话时,平静地说:“是的,是阳性。”我的心立马沉下去了。

20211224r9mwv

图源:Meaghan Blanchard

我试图保持冷静,但心里已经全是儿子了。我让她和我保持联系后,迅速挂断了电话。然后,我走去客厅把结果告诉了老公,他的眼睛因恐惧而瞪得很大。

一周前,我们刚通过Access PEI计划获得了一些快速检测盒。于是,我们一家人坐下来,开始了COVID-19检测。结果,我们三人的检测结果中,都出现了第二条粉色线——中招了!

接着,还是在周一,我们都开始感到非常糟糕。我们的儿子鼻塞严重,发烧时好时坏。我们让他睡午觉,但睡了20分钟,就开始哭了,还是一种我们以前没有听过的哭声——一半是喉咙的咕噜声,一半是哭泣。

我赶紧冲上楼去,看到儿子坐在床上,满脸鼻涕,喘着粗气。

我抱起了儿子,狂喊老公,然后跑下楼,把他放进老公的怀里,并尖叫道:“你看看,儿子怎么了?”我立刻想到了有关含氧量迅速下降的COVID-19患者的新闻。我赶紧抓起手机,笨拙地拨打了两次811,都打不通。我丈夫盯着我说:“Meaghan,你需要拨打的是911!”

一瞬间,我的泪水在我的眼眶里打转,我心里想:“不会有什么坏事发生的。”

警局的调度员接起电话,我喊道:“你好!我的家人刚刚进行了快速检测。我们认为,我们都患有COVID-19。我儿子从午睡中醒来,他无法正常呼吸了。我们需要帮助。我们应该直接开车去急诊么?”

调度员紧急回复道:“女士,请你不要来医院了,救护车已经在路上了。”

周一晚上,我们又进行了PCR检测,并在第二天正式确诊阳性。

在过去的五天里,我们全家都在与一系列症状作斗争——发烧、发冷、鼻塞、肺部积液、头痛、肌肉酸痛、咳嗽、喉咙痛和可怕的疲倦,同时努力观察我们的儿子,确保他呼吸正常。

有两个晚上,儿子呼吸不正常,无法清理呼吸道。事实证明,教一个不到2岁的孩子咳出他肺部的东西,比教他上厕所更难。我们会在夜里醒来,听到他在努力喘气,然后把他带去浴室,打开热水,让他被蒸汽围绕。

在过去两年疫情期里,我的安全感很差,一直对COVID-19过度警惕。我拒绝了无数活动、生日派对、烧烤和野营旅行。有时,我会感觉安全一些,同意去参加一些活动,但总会导致在回来后的几天里,产生焦虑。

我看着朋友和家人们重新享受更正常的生活,我有无数个夜晚是哭着入睡的。我感到异常的孤独,带着刚出生的宝宝,深陷恐惧,被我自己的选择所困扰。

202112241ucht

图源:Meaghan Blanchard

最终,我感到了足够的安全,终于在2020年秋季打破了社交限制,没想到结果却是这样。

我不想分享我的故事来吓唬大家,我想让大家知道幼儿患病带来的巨大困难,我希望大家能度过一个愉快的圣诞节。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到18cacom@gmail.com,谢谢!

adplus-dverti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