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狗血!华人女子假结婚被剥夺加拿大国籍后又获转机,只因…

据温房网综合报道:加拿大移民的方式有很多,有雇主担保的PNP技术移民,也有靠自己雅思、学历、工作经验加持的EE快速通道移民,还有团聚移民,海外劳工移民等等。

其中,小编私以为最轻松的是结婚移民了,只要材料足够证明你们夫妻相爱,感情真实就可以。因为加拿大的人性化,让很多人看到了“捷径”,也让很多中介看到了“商机”,假结婚层出不穷。尤其是这些几年,给中介一笔钱,对方会安排得妥妥当当。

20211212jw8xb

今天我们要讲的女主角C女士就是其中一员。然而,她在加拿大留下来的过程可谓一波三折。

18岁的中国留学生C女士在高考失败之后,于2000年被父母送到了多伦多学习。在上学期间,她结识了一名女子,发现自己迅速坠入爱河,双方都视对方为真爱

然而,她们的爱情并不被父母看好。

202112122dwa9

最终,她成了家族的害群之马,被威胁“要把她关起来,打断腿”。而女友那边的家人甚至扬言要杀了她,指责她“带坏”自家女儿。

C女士为了追寻真爱,随后开始想方设法留逃离父母,留在这个能够理解她择偶观念的国家。

20211212sc2ek

她聘请的移民顾问告诉她,如果想留下来,必须找一个加拿大人结婚,并且需要花费2500加币安排文书工作。随后,在中介的安排下,她的结婚对象被安排下来了,她给了对方$5000,分三期结清

在2006年顺利获得加拿大永居身份,次年就和那个男人离婚。并于2009年,在拿到PR三年之后,她就第一时间申请获得了加拿大国籍

当她开心地想着去找女友双宿双飞时,然而时过境迁,女友就在她入籍加拿大这年,在家人的催促下,回去和一个男人结婚,并且已经有了一个孩子了

这对C女士是非常大的打击,她甚至想过自杀。随后,她化悲愤为力量,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努力学习,在约克大学获得经济学学位。最终,她在多伦多一家公司当上了期货交易员

20211212ix8xz

按理说,虽然没有了爱情、亲情,所有人都离她而去,但拥有了喜欢的事业和身份,生活对她还算公平。然而,就在这时,她被联邦政府找上门。

告诉她,已经发现当年她移民时的婚姻关系是假的。联邦官员表示,查出了她用$5000贿赂假结婚对象的案子。于是,在2020年,联邦政府撤销了C女士的加国国籍。

20211212o4csw

经过1年的申诉,女子对联邦法院说明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她表示,自己现在是“无家可归”,当初是父母没有办法理解自己的性取向,而加拿大开放的社会环境,能够接纳她,所以自然而然削尖脑袋想要留下来。

如果现在回去,面对的是扬言要打断自己腿的父母,而且也是无国籍状态。从落地加拿大到现在,已经生活了近20年了,很多生活都回不去了。

她在文件中写道“It was truly devastating feeling to know that your own family hates you, for who you choose to love”.她解释了自己当初选择用假结婚移民的第一动机是不想面对反对同性恋的父母。

没想到,这样的理由居然把法官说动了。去年撤销身份,今年联邦法院又在今年10月推翻了废除C女士加拿大国籍的决定

20211212df1f1

联邦法院的John Norris法官认为,移民官的判决太“武断”,没有考虑C女士已经在这里扎根20年,也没有考虑到她是为了真爱才不得已用这样的方式留下来的。

法官说,丧失公民身份是“极其严重的事情”,特别是对那些因此而成为无国籍者的人来说,《公民法》要求官员在撤销之前认真考虑减轻处罚的情况

这真是太走运了,连法官都站在她这边,这场官司十拿九稳就赢了,如果没有移民局后续继续battle,C女士也自然可以留下来。

其实,假结婚翻车的案例很多,有些人申诉成功,有些人即便人到中年,都只能够割舍一切,忍痛离开。英语不好选择假结婚被揭露、剥夺身份,但因为孩子年幼,申诉成功!

李先生在2002年来加拿大留学,在渥太华卡尔顿大学读书,他认为自己英语差,无法靠自己移民,又害怕让父母失望。他于是铤而走险,花了3.3万加币,在2006年,找加拿大女子桑福德假结婚。

两人实际上只见过三次,婚后一直分居。在2年之后,也就是2008年,他成功移民。在这之后,李先生也找到了自己的真爱。

但是事情在8年之后,也就是2016年,当他打算入籍的时候,移民官仔细检查了他在移民之后的生活状态,发现他第一次婚姻只是一笔交易,随即取消了他的加拿大身份

20211212ea9nl

但此时的李先生已经是两个孩子(5-7岁)的爸爸,如果他要带着两个孩子离开,之后回中国一切从零开始,让一个家庭分崩离析,非常残忍。李先生随即上诉,他面临着一些有利自己的因素如下:

1.两个孩子才5-7岁,没有中国户口,看病、上学都是问题。

2.李先生在万锦有两套价值超过300万的房子。

3.他也有正式的工作,还参与了公司的股权。

4.孩子属于加拿大人,如果回国后生活会很困难,因为中国不承认双国籍。

对李先生不利的因素:

1.假结婚是严重违法的行为。

2.他的父母岳父岳母也在国内,有助于他快速适应中国的生活。

3.可以把孩子留在这边随母亲,他的妻子孩子也可以探望。

4.他个人的离开对公司的影响并不大。

总结下来,李先生优劣条件参半,裁决员也很难抉择。但最后出于人道主义考量,为了能让这么小的孩子有一个健全的成长环境,还是让李先生留下来了。

然而,这样的运气不是人人都有的。同样是有两个小孩,同样是因为假结婚,她就被遣返了。

10年生2个小孩,她仍然被遣返

刘女士于2004年来加拿大留学,以3万加币的代价于2006年通过中介的牵引,在一名男子的担保下申请了移民。1年之后,拿到身份,4年之后两人离婚。

在告别上一段买卖婚姻之后,她选择了在2012年和真爱结婚,并在婚后陆续生了2个宝宝。然而,她没有发现的是,边境局(CBSA)一直没有放弃对她的怀疑。

2013年,移民与难民委员会(IRBC)对她剥夺身份并进行驱逐,她随后向移民上诉部(IAD)提出上诉。把一切责任全部推给了律师,她表示从假结婚到矢口否认都是律师的主意。

20211212wazqy

由于她认真悔过,并有了两个孩子,上诉官认为可以网开一面。但和今天我们介绍的C女士不同,联邦法官并不站她。

理由是:刘女士本来拥有4年的学习签证,她在学签还有2年的时候,过早地自暴自弃,原本可以走正途,却选择了假结婚,零容忍。

最终,法院判决移民部胜诉,刘女士必须离开。这就让人很百思不得其解,同样有两个孩子,为啥就不出于人道主义考虑一下刘女士呢?

她和上面的李先生的区别是,一个选择学签时间用完的时候假结婚,一个学签只用了一半假结婚,这就造成了两人命运完全不同。

20211212kly10

法官的心思你真不懂,结合各种案例可以发现,有时候你透露给法官的故事是否是打动ta的点很重要。

比如法官可能对LGBT同性恋群体比较有同理心,就会在C女士案件上偏向人道主义同情;有时候可能对孩子更有同理心,就会让李先生这样的案例申诉成功。

但当你的故事让法官倾向于不可理解,那就惨了,所以与其把命运掌握在别人手里,不如认真约束自己,走正规途径,让他们无漏洞可抓就对了。

20211212nb7mu

此外,不得不说,近几年对假结婚的“严打”调查状态明显放松了。2017年移民部曾对约800宗假结婚案件进行调查,2019年全年只进行了200宗假结婚案调查。

虽然调查减少,但对认定假结婚之后,拒绝担保移民的案例是持平的。近期的态度也就是:不会去大费周章地翻陈年旧案来查,但只要遇到也绝不手软和放水。

来源:温房网综合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到18cacom@gmail.com,谢谢!

adplus-dverti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