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家!撒钱1年,加拿大每人背债$17121!这些人准备好填窟窿吧……

据温房网综合报道:新冠疫情这两年,加拿大联邦政府疯狂发福利,此举收到的评价褒贬不一。不少人都在担心,疫情后要走上一条“全民还债”的漫漫长路。

最近,加拿大智库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发表报告指出,联邦政府2020-2021年度的支出,分摊到每个人的头上,金额为$17121,是加拿大历史上最高的,超过二战时期和历次经济衰退。

这份报告名为《加拿大历任总理与政府开支,2021年更新版》(Prime Ministers and Government Spending, Updated 2021 Edition),按通货膨胀作出调整,分析历任总理任内联邦政府项目人均支出水平,包括国家处于战争和经济衰退时期的情况。

报告称,2020-2021年度与新冠无关的支出为人均$11165。换言之,当年与新冠相关的联邦支出为人均$6000左右。

算算你在疫情期间收到的福利,有没有$6000,就知道你是“爱的供养”中的哪一方了……

报告预计,接下来2021-2022年的联邦支出人均将为$13032至$13735,将成为历史第二高。

相比之下,2021-2022年的人均支出将比2009年经济衰退期间高出42.4%至50.0%,也将比第二次世界大战高峰时期的支出高出64.8%至73.7%

20211019e7k3s

研究分析显示,在刚刚结束的本届大选之前,联邦开支计划导致的国民人均支出为$12695。然而,自由党曾提议增加开支,令联邦政府2021-2022年国民人均支出达至$13032。

新民主党曾提议联邦政府更高开支,这将导致国民人均支出达到$13735。

报告指出,尽管联邦政府2022-2023年度国民人均支出预测将略有下降,介于$10846至$11446之间,但这数额仍比2019-2020年度支出水平,也就是爆发疫情前的最高水平,高出12.2%至18.4%。

为此,报告称加拿大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有望创下加拿大历史上人均支出水平最高的5年(2018年、2019年、2020年、2021年和2022年)。

20211019kyrt8

菲沙研究所资深经济学家兼该报告作者之一Jake Fuss表示,排除疫情危机因素,即使与经济衰退和战时年代相比,近年联邦政府国民人均支出水平,在本国历史上也是前所未有的。

Fuss又称,种种迹象表明,联邦计划开支的新常态水平,甚至远高于疫情前的创记录水平。这种高水平的赤字财政支出,最终也必须填补偿还,并会对未来的纳税人产生影响,他们将要面临加税,以支付政府的花费。

据路透社报道,在疫情期间,政府向个人和企业实施大量援助的情况下,加拿大的总债务与GDP的比率去年跃升了36%,达到118%,是迄今为止G7国家集团中增幅最大的。

202110197rqlc

高额的债务可能会限制加拿大接下来的管理发展,比如从依赖化石燃料的经济过渡到绿色经济。

分析人士说,疫情后加拿大债务与GDP的比率要高得多,这意味着这个国家应对下一次危机的回旋余地要小得多,无论是经济、贸易、气候还是与健康相关的危机。

评级机构惠誉评级 (Fitch Ratings) 美洲评级主管Kelli Bissett-Tom表示,从本质上讲,加拿大的巨额债务负担没有给自己留下足够的财政空间,来抵消新的冲击。

20211019wrm2m

也就是说,加拿大如今的负债程度,可以说是毫无退路可言,一旦再发生任何危机,就危险了……

惠誉已经取消了加拿大的AAA信用评级,但标准普尔全球评级和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仍然给予加拿大债务最高评级。

这样的情况联邦政府自己也知道。据国会预算办公室(Parliamentary Budget Office,PBO)7月公布的报告显示,如果政府再不节省开支,未来几代加拿大人都要为不断增长的政府财政赤字偿还债款。

办公室警告,在现状下,联邦政府要到2070年才能恢复平衡预算

它预计,在2070年达到财政平衡前,联邦还将增加$2.7万亿元的债务。在2070年前,光是利息就需要加拿大人承担$3.8万亿。

于是,联邦的政策开始朝富人和大公司下手了。

20211019ll5c5

在上个月的连任前,自由党承诺在五年内增加$780亿元的新支出,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部分被同期$255亿元的新税收抵消,其中大部分是针对逃税、富人、大银行和保险公司。

这个想法是利用那些最能经受住疫情冲击的人,来支付从心理保健到学校午餐计划的所有新支出。但这些税收无助于偿还加拿大创纪录的$1万亿国债,也不足以平衡预算。

是的,疫情期间,自由党政府实施了一些举措之后,联邦政府的负债近期已经超过$1万亿。

20211019iusrt

加拿大纳税人联盟(Canadian Taxpayers Federaion)负责人Franco Terrazzano公开表达了担忧:“如果情况没有改变,加拿大人将要因为政府赤字过高而付给银行一大笔利息。这样一来,这些钱就不能用于医疗或降低税收。”

自由党已承诺提高大银行和保险公司的公司税率,并引入这些企业的额外付款,以帮助支付经济复苏。政府还计划对高收入者实施最低税率规则。

由于是少数政府,自由党将需要得到至少一个其他政党的支持,以通过任何新的立法,如对税法的修改。正好,新民主党也赞成对大企业和富有的人增税。

加拿大也并不是唯一的向富人征税以支付疫情开支的国家。美国拜登政府上台以后,力推多项大规模经济刺激法案,并且主张通过向富人征税来筹集资金。

202110198j4g7

英国政府为了填补新冠疫情期间开出的支票,造成的财政窟窿,也锁定了他们认定的“富人”阶层。

比如说,英国税务简化办公室(Office of Tax Simplification,简称OTS)就曾要求政府大降资本利得税(Capital Gains Tax)的免税额,并且将其税率调整至和所得税率(Income Tax)一致。这会对投资人或者拥有二套房的房主造成冲击。

英国智库Wealth Tax Commission给出的“征税提案”也建议英国政府加收一笔“财富税(Wealth Tax)”。

来源:温房网综合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到18cacom@gmail.com,谢谢!

adplus-dverti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