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加拿大人的生活账单,又要涨了!$740亿新冠福利被严重诈领!

Global News报道:在近两年的供应短缺和COVID疫情导致成本增加之后,今年冬天加拿大人还必须面临一样东西要涨价:天然气。目前,加拿大的一些天然气分销商已经提高了他们的价格。

BC省最大的天然气分销商FortisBC能源公司在9月警告说,将从10月开始提高费率,预计大多数客户每月将多支付约8元。

安大略省的Enbridge天然气公司说,住宅户每年的账单将增加约7元至44元,这取决于他们居住的地方。

曼尼托巴水电公司表示,一个家庭的年度账单将增加约8.7%,部分客户可能会高达19%的增长。

但是,加拿大会议委员会经济创新部主任Sohaib Shahid说,昂贵天然气的影响远远超出了日常用品通货膨胀账单,并将对低收入加拿大人造成最严重的打击。

Shahid说一方面,更高的取暖费将推高住房成本,对于加拿大收入最低的20%的人来说,这几乎是他们每年总支出的近三分之一。相比之下,那些20%的高收入人群来说,只有五分之一的年度支出用于房租、房屋贷款和水电气费。

另一方面,天然气和大宗商品的成本上升,也将引发其他各种产品的价格一起上涨。

Shahid警告说,较高的能源成本使生产、运输和储存食品的成本增加,这是低收入家庭预算的另一个主要支出。

而对于依赖天然气的制造商来说,此次能源价格上涨,可能是在成本和供应链上涨后的原因。

Shahid说:”现在制造业公司无法自行吸收投入成本的增加,因此任何成本的增加都很可能转嫁给消费者,”

 

天然气价格上涨的背后是什么?

天然气价格攀升的原因听起来很熟悉:供应无法跟上需求。

随着COVID-19的限制再次松动,世界各地的经济活动提速,对天然气的需求也快速增加。同时,全球疫情的不确定性使得生产商不愿意对新的钻探项目进行大量的资本投资,加拿大的天然气储存水平处于五年来的最低点。

正是这种供需错配影响了各种商品和消费品——从农副主食到庭院家具,到二手车全部在涨价。在加拿大,8月份的通货膨胀率达到4.1%,创下18年的记录。

在欧洲和亚洲,天然气价格今年已经上涨了两倍多,导致从西班牙到英国的制造商削减活动,并在中国引发了电力危机。

加拿大和美国的情况还没有那么糟糕,有自己的天然气供应,但价格高于六年多来的水平。

 

如何降低你的取暖费?

个人理财专家Rubina Ahmed-Haq说,可以做的第一件事是降低恒温器的温度,以控制天然气账单。

她说温度只要降低一度,就能使你的取暖费用降低2%。Ahmed-Haq计算过,她在2020年花了2600元供暖费。这意味着减少2%的费用,每年就能节省52元。

Ahmed-Haq说,解决房子里的任何通风点也会减少供暖成本。她补充说,虽然在这个季节升级窗户可能为时已晚,但当你不在家时,关闭窗帘、百叶窗也有助于留住更多的热量。

 

$740亿新冠福利金被严重诈领!

Vancouver Sun报道:在新冠疫情期间,加拿大税务局接到许多举报电话。根据税务局的统计,在COVID-19爆发的第一年,举报电话超过62000个,这几乎超过疫情之前电话数量的一倍。

而所举报的内容,几乎都是与涉嫌滥用每月2000元加拿大紧急福利金(Canada Emergency Response Benefit / CERB)有关的内容。

20211007vvaix

(图源:CTV)

《国家邮报》获得的数据显示,在疫情之前,CRA每年通过接到的举报线索为32,000至34,000条之间。

但是,随着大疫情开始之后,联邦和地方政府陆续推出福利政策,举报电话也随之增多。尤其是CERB,它每周向因COVID-19而失去工作或找不到工作的加拿大人支付500元福利金。

批评者谴责该计划发放了超过740亿加元,最初几乎没有要求对资格进行核实,而且许多人试图诈领这笔福利金。

在2020年4月至2021年3月期间,CRA说收到了62,855条举报线索,据发言人Christopher Doody称,这是 “单一年中收到的举报线索数量最多的记录”。

在之后的三个月里,举报线索依旧源源不断涌向CRA,在4月和6月之间又收到了13,023条线索。

据该机构称,几乎所有的举报线索都与COVID-19福利金有关。

Doody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详细说明:“在2020年4月至2021年6月期间,处理了超过35,000条外部举报线索,指控与COVID-19福利和补贴有关。这些线索中的绝大部分,超过31,000条,与CERB有关。”

政府一直反驳关于CERB内部欺诈的任何指控,但联邦政府和审计长Karen Hogan都承认,收回所有COVID-19福利将是一项巨大的任务。

例如,Hogan今年早些时候公布的对CERB的审计报告指出,政府支付了大约5亿元的不符合条件的款项,这完全是因为一些基本的核查措施出错。

Doody说:“之前已经预计到可能增加举报线索,我们也临时增加了额外的资源,并且正在密切监测这一情况,以确保及时处理线索。”

但是,为什么这么多加拿大人在公共卫生危机中,举报他们的邻居、朋友或熟人?

根据加拿大研究协会负责人Jack Jedwab的说法,这可能与“高度的焦虑和紧张感”有关,再加上随着大流行病的持续发展,对他人的戒备感越来越强。

Jedwab在接受采访时说:“传染的后果之一是,它创造了一种气氛。在这种气氛中,信任被打破,猜疑增加。”

举报怀疑不当使用政府COVID-19资金的人,可能给一些加拿大人带来成就感。

Jedwab指出:“对我们的焦虑和紧张采取行动已经变得更加普遍,因此这一些对人们来说是一种发泄……确实能达到一些效果。”

在整个疫情期间,许多人写信给《国家邮报》,希望对他们怀疑诈领CERB的熟人甚至是家庭成员进行告发。

一位读者在疫情的最初几个月里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我发现有人诈领CERB津贴,他们住在父母的地下室,并且从15岁起就没有工作,有什么办法可以举报他们吗?”

来源:Global News、Vancouver Sun、加国无忧、多伦多热讯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到18cacom@gmail.com,谢谢!

adplus-dverti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