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加拿大公务员领1169万疫情补助!吃回扣3000万!名下40套房

据温房网综合报道:还记得那个疫情期间冒领了一千多万补助的加拿大公务员家庭吗?多伦多一对夫妇及两个成年儿子,都是安省省府的计算机专家。该家庭涉嫌盗窃超过1169万元的疫期救济金。经过进一步调查发现,这家人还吞了3000万非法收入,家里的资产称得上是“隐形富豪”了。

据报道,被解雇的安省政府高级公务员Sanjay Madan被调查救济金案后,就被冻结了资产,但他居然拿出了“通过非法活动”获得的钱,支付近50万的律师费,官方正在推动一项“重新冻结”资产的动议,以进一步限制他的支出。

据了解,Sanjay Madan通过一些列精心设计的“回扣计划”从政府至少诈骗了3000万元。之前被没收的诈骗福利金,竟只是冰山一角。Sanjay犯罪历史可能超过10年。

自2011年以来,他与同伙通过“个人或集体欺诈”的方式向一些付费电脑咨询公司支付了巨额服务费。涉案金额超过3000万元。

一项法院禁令已经冻结了该家庭约2800万元的资产,其中包括约1240万元的印度银行账户;一个30单位的滑铁卢学生公寓大楼,它最近正以800万元的价格出售;北约克的一间七居室房屋,价值约257万元;6个多伦多共管公寓,价值约300万元;以及超过100万元的出售一间四居室房子的收益。

即使印度不允许双重国籍,但Sanjay仍持有加拿大和印度护照,并且在避税天堂巴拿马拥有永久居留权,而巴拿马与加拿大没有引渡条约。他还在印度Hyderabad拥有两栋别墅。

20210822t4hy6

Sanjay Madan的辩护律师Christopher Du Vernet强调Sanjay的妻子与儿子们没有做错任何事,三人坚持认为,他们对家庭的指控一无所知,也不知道Sanjay以他们的名义开设了数百个银行帐户。政府正在通过控制他们的财务来遏制这个家庭寻求法律援助。

“他们难以用语言表达对Sanjay先生的失望,因为他未能实现家人对他的期望,并且欺骗了他最亲近的人。他们认为自己被Sanjay残酷地背叛了。如果他们能够阻止Sanjay不端行为,他们一定会阻止的,只是他们当时不知道。他们和Sanjay都没有从他挪用的资金中获益,而且已经全部上缴。除了他们之外,没有人因为Sanjay先生的不当行为而受伤。”

20210822r2qm2

Du Vernet说:被告正在花自己的钱。所花的钱“一清二楚”,因为它来自出售北约克房屋的收益,该房屋是多年前贷款购买的。

甚至,Sanjay的两个儿子反诉安省政府,指控政府对他们的“串谋指控”是“荒谬的”,并且“是鲁莽和恶意地攻击”。

兄弟俩声称他们是“父亲身份盗窃的受害者”,因为数百个银行账户是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以他们的名字开的。

他们说,由于安省对他们的“鲁莽和毫无根据”的指控,他们正遭受“焦虑和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困扰。

202108227860y

他们在声明中说,他们的症状包括:“体重波动;经常生病;昏睡;噩梦难以入睡;无法离开家;悲伤的感觉;焦虑和恐惧;难以集中精力;感到麻木和与世隔绝(和)极端的情绪波动。”

好一出“弃军保帅”“恶人先告状”啊……

 

Sanjay 2019年收入176608元,曾是省教育厅iAccess解决方案组主任,是“在线家庭支持计划(SFFP)”的信息技术负责人。

202108223fzij

SFFP旨在资助疫情初期有子女在家学习的父母。每个12岁以下儿童200元,每个21岁以下有特殊需求的儿童或青年250元。SFFP在2020年春季向安省家庭发了3亿多加元的补助。

而作为负责人,Sanjay对SFFP应用程序有着深入的了解,包括它的运作方式、优势、漏洞以及(教育厅)验证申请人身份和信息能力的任何缺陷。

依据省府一份长达25页的文件,SFFP于2020年4月启动后,Sanjay在满地可银行(BMO)开设了400多个新账户

20210822bce1t

然后,250多万元的家庭补助金(Support for Families)被存入了那些BMO账户。就相当于给一个养育了10000多个孩子的家庭付款。

他的同伙Vidhan Singh,获得了42500元的家庭补助金,相当于他有200多个孩子。

与在BMO的手法类似,通过道明银行(TD),Sanjay接收了3万多笔SFFP付款总计约800万元。

Sanjay妻子Shalini 2019年收入132513元,是政府和消费者服务厅电子政务支持部经理。

20210822md81g

大儿子Chinmaya在政府和消费者服务厅当了三年的技术产品经理。2020年8月11日带薪停职后,已辞职。他的LinkedIn个人资料显示,现在他在美国西雅图的微软工作。

另一个儿子Ujjawal是安省教育厅iAccess解决方案部的合同工,合同原本在2020年8月底到期,但他在8月初离开,回美国亚特兰大佐治亚理工学院读书。

尽管上级有明确指示不可以,但Sanjay还是把小儿子聘用到自己管辖之下,大儿子跟老婆一个部门,懂得人都懂……

Sanjay对应用程序中的付款规则进行了更改,允许把5个以上的电子资金转账(EFT)付款存入一个银行账户。而省府的支付上限是,每户最多5笔。

20210822y98ya

在规则上做了手脚之后,约10283笔存款存入了Madan家在BMO的银行账户,其中包括:Sanjay 693650元,Shalini 690950元,大儿子615200元,小儿子596700元和他们家的公司Intellisources Inc.4950元。

现在这娘儿仨倒成了受害者了……律师说,他们“不仅是Sanjay的受害者,也是省政府体制严重不足的受害者”。

“像所有安省人一样,他们三人有权期望省政府有更好的保障措施。”

来源:温房网综合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到18cacom@gmail.com,谢谢!

adplus-dverti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