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加拿大9万名入境旅客没隔离!已有5省停打阿斯利康疫苗!

国家邮报报道:在所有抵达加拿大的航空旅客中有三分之一免于在政府制定的检疫酒店中进行强制隔离。而专家认为,这种有争议的COVID-19控制措施的豁免规则可能会破坏全加拿大为抵抗COVID-19疫情而做出的努力。

根据加拿大公共卫生部(PHAC)的最新数据,约有8.8万名到达的国际航空旅客被免除了隔离要求。但机构表示不会提供这些豁免的原因。

20210514cpbh9

PHAC的数据显示,至少有30%的国际航空旅行者无需出示隔离酒店的预订订单,即可直接入境。而根据该组织的数据,到达加拿大的航空旅客的COVID-19阳性率为1.9%,即每100名旅客中几乎有2名旅客感染。如果这些旅客是高频旅行者或来自变异病毒泛滥的国家,则他们的感染可能性则会更高。

此外,许多旅行者完全拒绝强制隔离。根据最新数据,至少有798人在安省和BC省被开出了罚单。根据规定,他们每天会被罚款$3,000。而有不计其数的人,正在乘飞机飞往美国并通过陆路进入加拿大,从而规避隔离规定。根据PHAC的数据,从美国越过陆地边界入境的人阳性率为0.3%。

女王大学传染病科主任,金斯顿健康科学中心感染预防和控制医学主任杰Gerald Evans 表示检疫性酒店的豁免率“很高”。Evans说:“这意味着大约三分之一的旅行者可能无法得到有效隔离。目前,变异病毒很可能会通过国际旅行进入加拿大。相比之下,加拿大境内的病毒传染率很低。”

“重要的是要注意,新型变异病毒可能直接导致传染率增高。获豁免的旅客,机组人员,基本服务人员,经常跨界工作的人,接受医疗护理的人以及政府官员,实际上可能具有较高的COVID-19阳性率。而现行法律中,接种2剂疫苗的人暂不符合豁免条件。”

202105148o455

图源:Peter J Thompson/National Post

多伦多大学疫苗预防疾病中心临时主任,家庭医学和公共卫生教授 Jeff Kwong 说,这些数据表明国际航班仍然存在危险。

Kwong 说:“1%到2%的阳性率听起来不是很高,但是在100人的航班中,每次都有1两个人感染就很严重了。这存在一个问题,机场传播了多少病毒?政府发现他的机会是多大?,抓住他的机会是多大?乘车去机场,排队等候,然后乘机,有多少人受到感染。不仅是已感染的旅客,其他旅行者可能也会被他们感染,然后又回到自己的社区。”

据报道,最近几个月入境豁免率有所提高。根据3月份的数据,截至2月底,约有26,000名乘飞机进入加拿大的旅客免于强制隔离,占该时期所有航空旅客的23%,而现在接近三分之一。

而且,隔离旅馆的规定甚至受到旅客质疑并排斥。已经有九个人在法庭上对这些规定提出质疑,他们声称强制隔离规定违反了宪法权利。联邦法院计划对这些上诉进行审判。

 

5省停打阿斯利康!

继阿省率先宣布第一针停打阿斯利康疫苗之后,安省和萨斯喀彻温省(Saskatchewan)随后也宣布接种第一剂将不打阿斯利康疫苗。

而今天最新消息传来,曼尼托巴省也宣布停打阿斯利康疫苗。紧接着于今天刚刚开的发布会上,在新斯科舍省省长艾恩·兰金(Iain Rankin)说:“由于越来越多的新斯科舍人决定不使用阿斯利康,所以该省将完全停止使用阿斯利康,直到另行通知。”

202105149z92d

不过其它省份表示,他们不打算暂停阿斯利康疫苗的接种,联邦卫生官员则表示,他们仍然认为该疫苗可在大多数人群中安全使用。总理特鲁多在今天的议会听证中,表示:他很快就会去打第二针阿斯利康疫苗。

 

有鉴于此,CTV电视台主播Lisa LaFlamme在周二晚间的新闻节目中对加拿大血栓病专家Menaka Pai博士进行了专访。Menaka Pai博士是安省汉密尔顿麦克马斯特大学(McMaster University)血液学和血栓栓塞专业副教授,也是安省COVID-19科学顾问组的成员。

20210514omx7h

(CTV)

以下是她们对话的摘要:

主持人:医生,您是安省科学顾问组的成员,所以您的工作是从科学角度来看问题。请问是什么引发了今天的突然宣布?

医生:对,这是科学,丽莎。它的变化非常之快,在加拿大的许多地区,大流行的现实也在发生变化,我认为这是基于不断发展的科学所作出的深思熟虑的决定。

主持人:好的,那为什么阿斯利康在英国如此成功,但是在我们这个国家看起来却充满了问题呢?

医生:我认为阿斯利康仍然是针对COVID-19非常有效的疫苗。它减少了死亡,住院率和严重病症,这就是我们在英国看到的情况。在加拿大,情况有所不同。我们当然更加了解这些不良事件,我们正在展开调查,事实上我们受益于过去几周内可以获得更多疫苗选择的好处。

主持人:因此这是一个选择。我们现在有条件在注射第一剂时将其暂停。但是第二剂呢?现在打了阿斯利康的人都会觉得自己有点像豚鼠,甚至像溜溜球。眼下有这么多不同的意见,那么第一针打了阿斯利康的人,他们第二针打什么?

医生:首先,我想对他们表示同情。我所熟悉甚至喜欢的很多人第一针都打了阿斯利康,他们确实为此很担忧。至于第二剂,我们正在等待更多科学研究成果,因此对英国所进行的一项研究满怀希望。我们希望该研究足以表明疫苗混合及匹配使用是安全有效的。我们还相信,使用第二剂之后凝血的风险可能会略低,并且随着科学的发展,我们将着眼于此,以便为加拿大人提出好的建议,让他们安心。

主持人:医生,您讲的这些对我们都很重要,谢谢您今晚的见解。

医生:谢谢你,丽莎。

来源:国家邮报、CTV、加国无忧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到18cacom@gmail.com,谢谢!

adplus-dverti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