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加拿大两省停打阿斯利康疫苗!立即生效!凝血状况令人担忧

News Ontario报道:5月11日下午,安省首席卫生医疗官Dr. David Williams就阿斯利康(AstraZeneca)的新冠疫苗发布声明:“安省将暂停施打第一剂的阿斯利康疫苗,今日起生效。”

首席卫生官Dr. Williams与首席法医官Dr. Dirk Huyer,安省首席健康保护和紧急应对官员Dr. Jessica Hopkins在今天下午召开视频记者会,宣布这一决定。

202105147k59o

据安省政府的新闻稿称,该决定是出于谨慎考虑,因为观察到与阿斯利康疫苗有关的罕见凝血状况,即疫苗诱导免疫性血栓性血小板减少症(VITT),有所增加。

截至5月8日,安省已接种了651,012剂阿斯利康疫苗,VITT率为每10万剂0.9例。印度版COVIDSHIELD疫苗共接种202,873剂,VITT率为每10万剂接种1剂。然而,在过去几天里,VITT的报告有所增加,每10万剂中有1.7例。

安省政府与公共卫生部门、科学顾问组以及联邦、省和地区合作伙伴的卫生专家合作,正在审查这些数据,以考虑选择在第二剂使用阿斯利康疫苗。

20210514r86ff

卫生官称,来自英国的数据表明,第二剂阿斯利康的VITT风险大大降低,安省将在人们需要接受第二剂阿斯利康疫苗之前,提供更多的指导。

新闻稿中称,暂停施打第一剂的决定,也是基于辉瑞和Moderna的mRNA疫苗的增加和供货可靠,以及病例数量下降。同时,我们也看到了接种两剂不同疫苗的初步可喜结果,并已要求全国免疫咨询委员会(NACI)就COVID-19疫苗的互换性提供指导。

政府还表示,我们认为那些接种了第一剂阿斯利康疫苗的人士做了绝对正确的事,即预防疾病并保护他们的家人和社区。

在安省之前,阿省今天上午已经率先宣布停止第一剂阿斯利康疫苗的接种工作,仅在少数情况下例外。

 

安省准备混合接种新冠疫苗

加拿大即将接收大量辉瑞(Pfizer)和Moderna的新冠疫苗,同时一些医生对继续使用牛津-阿斯利康(Oxford-AstraZeneca)的疫苗表示质疑,在此背景下,安省政府已表示,可能混合使用COVID-19疫苗。

安省卫生厅长叶丽雅(Christine Eliott)本周一表示,已经接种过阿斯利康疫苗的人士,可能会在第二次接种时换另一种疫苗。

202105141zej4

图源:CityNews/THE CANADIAN PRESS/Nathan Denette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为了宣传疫苗是安全的,包括联邦总理杜鲁多和夫人苏菲、卫生部长海度、小企业部长伍凤仪,以及安省省长福特等政府官员,都已经接种了第一剂阿斯利康。

叶丽雅说:“我们没有更多阿斯利康的供货日期,所以很可能我们需要混合使用不同的产品。”

 

她透露,目前,安省正在等待英国一项关于混合不同疫苗的研究结果,同时还将听取联邦免疫咨询委员会的建议。

此前,魁北克省已经表示,由于供应短缺,计划混合使用疫苗,用辉瑞生物科技公司的疫苗取代Moderna疫苗,以便快速为长期护理的住户提供第二剂。

20210514pgoux

图源:Martin Bureau, Pool via AP

加拿大联邦首席卫生官谭咏诗(Theresa Tam)也表示,加拿大正在密切关注英国关于混合剂量的研究结果。

分子生物学家和科学通讯官Samantha Yammine说,一些已经接种了牛津-阿斯利康疫苗的加拿大人可能会感到欣慰,他们可以基于可接受的风险作出不同的疫苗选择。

她还提到社交媒体上出现一股“信息流行病”(infodemic),充斥了大量关于疫苗的建议。

最近几周,牛津-阿斯利康疫苗一直是加拿大人关注的焦点。专家和官员的建议相互矛盾,即使是善意的,也会让公众不知所措。

国家免疫咨询委员会(NACI)的建议是,没有高感染COVID-19风险的加拿大人应该等待接种辉瑞或Moderna疫苗种,并称它们为“首选”疫苗。但这一建议招致批评。

20210514cunyk

图源:YVES HERMAN/REUTERS

此后,NACI委员会主席说表示,接种牛津-阿斯利康疫苗的人做了正确的事。同时,一些知名的医生在社交媒体上表示,现在加拿大可以集中精力接种mRNA疫苗。

传染病专家、安省COVID-19科学顾问组成员Dr. Andrew Morris上周末在推特上说,尽管阿斯利康是一个很好的疫苗,但是加拿大有足够的辉瑞和Moderna,可以避免使用阿斯利康,消除罕见但严重的血栓风险。

瑞尔森大学(Ryerson University)健康传播学副教授Jessica Mudry表示,官员们一直没有恰当地处理有关疫苗之间差异的沟通,这可能最终会损害加拿大的疫苗接种。

她说,在没有提前让公众做好准备的情况下,混合使用疫苗,这可能会在已经接种一剂的人群中产生反效果。“我认为这种鸡尾酒的概念,你打一个,然后再打一个不同的,实际上对人们来说是相当困难的,因为人们不喜欢意外。”

来源:News Ontario、CTV、加国无忧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到18cacom@gmail.com,谢谢!

adplus-dverti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