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娃”教母人设崩塌?“虎妈”被耶鲁停职!公开呛声:作为亚裔,我被欺凌了

据温哥华港湾(BCbay.com)锦晴综合报道:“鸡娃届”教母,写出《虎妈战歌》,登上《时代》封面引发中美教育大讨论,绰号“虎妈”的美国耶鲁大学华裔法学教授蔡美儿(Amy Chua)被停职了!

《耶鲁日报》最新报道,有多名耶鲁大学法学院的学生向校方提出,蔡美儿私下跟学生接触,并且在家中举办私人Party,带学生在家中饮酒。而这些在耶鲁是明令禁止的。目前,蔡美儿已经被耶鲁大学停职处理。

202105065jq7v

而根据报道显示,类似事件并非首次发生。早在2019年,蔡美儿就有同样举动,带着几名学生回家,期间还与他们一起喝酒,当时耶鲁法学院曾就此专门对她发出警告,并将她的工作暂停了一段时间。

此后,校方和蔡美儿签署了协议书,明确禁止她带学生聚会以及饮酒,且不能继续教授必修课。为此,蔡美儿本人还支付了一笔罚金。然后,她在校内就主要是负责法学院低年级Small Group里新生的教学工作,也对学生的学业和就业做指导。

时隔差不多两年,此番不知为何,旧事重演,且蔡美儿被彻底停职,但人家毕竟是虎妈,而绝非等闲之辈,第一时间就展开了反击:“作为亚裔,我被欺凌了。”

2021050660r63

蔡美儿在社交媒体上明确否认,表示自己从未在疫情期间带学生组织聚会,只是帮助了一些有需要的学生,在针对亚裔歧视暴力的社会事件中给予安慰,她完全没有违反协议。

她认为,“作为耶鲁法学院的唯一的亚裔女教授,受到了不尊重的对待。”为此还给全体教师同仁写了一封长信,表明态度做出回应。

蔡美儿直言《耶鲁日报》的新闻完全是杜撰编造,彻头彻尾假新闻。她否认了与学生们在家举行过任何不适当的聚会,还在信中称自己与法学院的上司在视频通话时被直接“侮辱的拒绝”了,“就像对待罪犯一样。”她感到自己遭到欺凌,受到了种族歧视。

蔡美儿指控有人泄露了自己和院方的保密协议,呼吁第三方介入调查。

她在信中,对耶鲁大学法学院的院长 Heather Gerken 称:” 我感到非常的沮丧。在不加通知的情况下,课程被直接取消。”

对于蔡美儿的指控,耶鲁大学并没有直接回应,只是说“让所有学生在一个相互尊重、安全的环境中学习和生活是我们的责任,耶鲁法学院不会允许行为不端的教师存在。

20210506k5o8h

 

丈夫已被耶鲁停职两年

此番蔡美儿被停职事件,对于她的家庭来讲,算得上不小的打击,因为她同在耶鲁任教的丈夫鲁本菲尔德(Jed Rubenfeld),在过往教学过程中,多次性骚扰女学生,已经被停职两年。

即使今后得以重返教学岗位,也将被命令禁止教授小班课程,且不能够和学生在课后出现社交性接触。

20210506frtqq

 

要知道,鲁本菲尔德在耶鲁教书30年,地位很高。

其实,耶鲁大学法学院内部一直流传着他性骚扰的传闻,可一直也没有定论,直到 2018 年,在 #MeToo 运动的影响下,三名女生正式向校方举报鲁本菲尔德,表示自己在课堂和私人派对中 ” 不恰当抚摸学生,语言骚扰,试图亲吻学生 “。

更主要的是,这样的行为不但发生在学校里,也发生在他在家中举办的私人派对上。

尽管鲁本菲尔德本人对这一切指控都予以了否认,他本人坚称,自己从未对任何人进行过性骚扰行为。

但不管他如何申辩,耶鲁法学院还是将其从官网教职人员介绍一栏撤除。随后,耶鲁大学在2018年启动初步调查,于2020年正式对当事人作出了“停职两年”的决定。

202105063d32y

《纽约》杂志称:菲尔德性骚扰女生的“传闻”,在耶鲁法学院已经流传了20多年,最终事件定性后,各大媒体也是铺天盖地地质疑以蔡美儿夫妇为代表的“美式精英家庭”的另一面。

《金融时报》更是犀利直呼“蔡美儿一家精英形象破产”。

当时,多名耶鲁校友表示,鲁本菲尔德喜欢和学生一起喝酒,而且是喝到酩酊大醉那种,酒后会主动提出送女生回家。

可鲁本菲尔德就像今天老婆蔡美儿公开质疑喊冤一样,也是矢口否认:“任教30年,年轻时确实有对学生开过玩笑,有些玩笑令人不舒服,我说完之后就后悔了,而且再也没说过了。对于学生的投诉,我表示尊重,但我从未对任何人性骚扰,那完全是另一回事。”

蔡美儿当时未就丈夫性骚扰事件做出公开回应。

20210506xo0i8

 

精英家庭人设崩塌

令众多耶鲁同仁以及吃瓜群众觉得讽刺的是,前不久蔡美儿刚刚出版了新书《向上流动》。以自己的鸡娃经验和家庭故事,总结出“成功三要素”,告诉人们如何“挤进”精英阶层。

书中蔡美儿表明,成功人士之所以成功,主要因为三点:优越感(Superiority)、不安全感(Insecurity)和克制力(Impulse control)。

202105060i5c7

其中不安全感,她认为主要就是对自身价值或者社会地位的焦虑和不安,总觉得你自己、你做的事,或是你拥有的东西在某些基本层面还不够好。她认为这股“折磨人”的力量,就是人们获得成功的普遍动力。

所以,一定要“鸡”,尤其是对孩子。

20210506wj637

 

虎妈蔡美儿的育儿方式

蔡美儿的书《虎妈战歌》,讲述了中国和美国家长不同的价值观。她提到小孩的习惯和兴趣是可以培养的。99%的小孩不是天生就喜欢做数学/弹钢琴/画画。所谓的“天赋”,都是在长时间的重复练习下产生(一万小时定理)。当小孩发现自己擅长做某件事的时候,兴趣也就自然会增加。

看看下面这些蔡美儿从来就不允许女儿索菲娅和路易莎16岁前涉足的事情:

●在外面过夜

●参加玩伴的party

●在学校里卖弄琴艺

●抱怨不能在学校里演奏

●经常看电视或玩电脑游戏

●选择自己喜欢的课外活动

●任何一门功课的学习成绩低于“A”

●在体育和文艺方面拔尖,其他科目平平

●演奏其他乐器而不是钢琴或小提琴

●在某一天没有练习钢琴或小提琴

很多人表示这似乎太无理取闹了!可虎妈就是这么干的。

蔡美儿认为,尽管西方父母认为他们要求孩子已足够严格,但他们严格的尺度通常很难接近中国妈妈的标准。

例如,西方人要求孩子弹奏乐器,每天半小时,最多一小时,他们认为这已经严厉有加了。然而,对中国妈妈来说,孩子们进行弹奏的第一个小时,就像是轻松愉快的热身,而不停地弹上两三个小时,那才算得上是“练习”,才具有一定的难度。

她觉得在整个西方社会,机械练习的作用都被低估了。中国父母会要求孩子照着自己说的话去做,而西方父母只会要求孩子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去做。

中国父母可以说“你太笨了,你看所有的同学都比你棒”,而西方父母会在自己内心的矛盾冲突中痛苦地挣扎,极力去挖掘孩子的点滴成就,努力说服自己不要为孩子眼前的失利而失望,而这样的教育方法虎妈非常不满意。

2021050614ffn

在她独特的教育方式下,她的两个女儿的确非常优秀,全都是全球顶级名校加持:大女儿索菲亚(Sophia)在哈佛本科毕业,随后又攻读耶鲁法学研究生,毕业后加入美国陆军。小女儿路易莎(Lulu)则毕业于哈佛大学艺术历史系。

但也是因为这种“鸡” 的动力,让虎妈家庭非议不断。

此前媒体曝光,蔡美儿曾经多次指导女学生要穿得 ” 有吸引力 “,以此争取给现任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卡瓦诺当法官助理的实习机会。蔡美儿作为耶鲁法官助理事务委员会成员,在 10 年之内,她将自己指导的 10 名耶鲁大学学生都送到了卡瓦诺身边担任助理,其中有 8 位都是女性。

而这位大法官随后遭遇了至少 3 名女性指控性骚扰。

或许吧,我们看到的精英家庭,真的只是他们人生最光鲜的一面。

来源:温哥华港湾(BCbay.com)锦晴综合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到18cacom@gmail.com,谢谢!

adplus-dverti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