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醒!加拿大第一人:确诊新冠后,双肺僵硬,只能移植!

据CBC报道:如果你觉得COVID-19不可怕,那么你应该看看这篇文章。在去年12月,大多伦多地区密西沙加市的61岁男子Timothy Sauvé,在某个早晨刷牙时,突然感到一阵晕眩,令他感到惊恐。

他没想到,这就是他感染COVID-19的第一个症状。几天之内,他开始发烧,睡觉时呼吸困难,并因病情恶化而被送往医院,最终需要进行双肺移植。多伦多University Health Network(UHN)的医师表示,Sauvé是加拿大第一位因感染COVID-19而接受双肺移植的患者。

20210412fwu8r

20210412rsmms

Sauvé原本是一名身体健康的人。感染病毒之后,他的肺部遭到了严重的感染,并在多伦多地区两家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住了2个月。

尽管他的肺部伤痕累累,已经无法修复,但是这种病毒并没有破坏他的其他任何器官,这使得他成为了双肺移植这种罕见手术的候选人。

在接受UHN的多伦多Rehab Bickle Centre的电话采访时,Sauvé忍住眼泪,谈到了移植手术之前的状态:“情况真的是太惨了!”

“当时,他们告诉我,我的肺部没有任何好转,并且已经为我安排好了和亲人们进行道别。”

在与家人和医生商量之后,Sauvé从密西沙加的Trillium Health Partners转到了UHN的多伦多总医院(Toronto General Hospital)。

Ajmera Transplant Centre对他进行了一项仔细的检查评估,以确定他的身体足够强壮,能够在2月进行移植手术。

领导该手术团队的移植中心外科主任Dr. Marcelo Cypel说,当看见Sauvé时,他正处于大量缺氧的状态,他的肺部扫描显示有大量疤痕组织,也就是所谓的肺纤维化。

Dr. Cypel说,Sauvé的肺部在感染期间已经萎缩,变得僵硬,并且对气流有抵抗力。“肺部应该像气球一样轻巧,你可以轻松地将空气吸进去。Sauvé的情况,实际上与慢性肺病患者非常相似。”

Dr. Cypel表示,尽管移植手术取得了成功,但对于COVID-19重症患者,移植手术不会成为常用的治疗方法。该手术在全世界仅完成了大约40或50次。

“Sauvé的情况非常独特,除肺部遭受不可逆转的损害之外,身体其他器官全都正常。在他接受移植评估之前,他已经清除了COVID-19感染,这是接受手术之前的主要先决条件。”

Sauvé自己也说过:“给不健康的人一对新肺,是浪费的。”

目前,UHN还在为其移植计划,评估另外三名COVID-19患者的候选资格。

Dr. Cypel说,尽管只有极少数人符合条件,但对于某些特定患者来说,这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挽救生命的治疗方法。

家人全被感染 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Sauvé现在的恢复情况良好,但是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对他的家人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20210412t648b

图源:加通社

他的整个家庭,同居伴侣Julie Garcia,她的24岁儿子和80岁父亲,全都因此感染COVID-19。

Garcia的80岁父亲在入院不久后,就在ICU病房里去世。当时,Sauvé就住在隔壁的ICU病房里。家里所有人,都不知道是谁先感染了病毒。

Sauvé以前没有其他基础病症,因此没有更高的感染或患严重疾病的风险。

他对大家说,他希望自己的故事能引起任何认为COVID-19没什么大不了的人的注意。

“人们没有意识到COVID-19对身体的影响。他们会对它放松警惕。我当初也以为自己在患上这种疾病时,能够克服它。”

Sauvé接受双肺移植手术的直接后果是,自己的感受变得模糊不清。强大的止痛药使他产生了幻觉。医生告诉他,这是正常反应。从发现新肺部的那一天起,很多事情他已经记不清了。

他说:“我只记得,我要继续等待。我知道我正在从手术中醒来,在幻觉消失之后,我意识到我没有戴氧气面罩。”

移植后的患者恢复时间会有所不同,因此Sauvé不确定需要在康复中心住多久。

他不想仓促行事。“我享用自己的双脚离开这里。我想和家人一起回家。如果需要的话,我可能会待在这里2-3个月,但我的目标是:回家。”

来源:CBC、加国无忧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到18cacom@gmail.com,谢谢!

adplus-dverti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