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变异噩梦!英国株高致死,巴西株高二次感染,南非株削弱疫苗,来势汹汹!

据英国那些事儿综合报道:英国首相Boris昨日表示,新冠英国变异毒株比先前的原毒株致死性高出30%…尤其在60岁人群中,致死率大约13:1000,比原毒株的10:1000提高了30%。

据说这是英国专家综合了各方数据得出的结论,加上之前英国变异毒株传染力比原毒株强30-50%的结论,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高传染性,高死亡率的新冠英国变异毒株,如今成了目前世界上最危险的病原之一!

图片

 

就在Boris爆出这条关于新冠的消息前后,其他的新冠变异毒株也爆出了惊人的结论。

南非的新冠变异毒株,在科学家眼里比起英国的更让人担忧,因为其携带的突变基因能抑制新冠疫苗的疗效…

图片

无独有偶,巴西的变异毒株也在昨天爆出了惊人的坏消息:有证据显示,巴西变异毒株二次感染的概率比原毒株高出很多…

图片

看起来,新一轮的新冠疫情,已经不仅仅是人类对抗新冠病毒了,而是要同时对抗它的好几个加强版的兄弟——“变异毒株”了,全球抗疫的形式,看起来越发严峻了…

为此,我们特意来介绍和梳理一下,未来人们可能要面对的众多对手——新冠家族的变异毒株们。

去年,在新冠疫情蔓延全球后,世界各地纷纷采取了一定的防疫措施,半年之后,全球大多数地方的疫情都得到有效控制,多国的科研机构也在快马加鞭地研发新冠疫苗。

谁能想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人类对付新冠的利器尚未全面出炉,新冠病毒却在悄然演化升级了…

 

2020年8月,非洲尼日利亚出现了新冠爆发以来第一个侦测到的变异毒株,代号“Lineage B.1.1.207”,颇有些意外的是,一开始人们对这种变异毒株的传染性,致命性,抗原性(指抗原物质能够激发免疫应答的程度)几项指标都不是很清楚。

加上研究也表明,和新冠原毒株比没有明显的变化,也就没有引起舆论太多的关注。

可谁能想到的是,“变异”这个潘多拉魔盒被打开之后,就再也关不上了…

图片

两个月以后的2020年10月,英国的病毒专家们对之前保存的一份新冠病毒样本进行检测后,惊讶地发现,这个样本的多处基因片段都发生了突变。

这种毒株就是后来12月份在英国蔓延传染开的“新冠英国变异毒株”,代号“VOC-202012/01”。它也是直接引发英国第三波严重疫情的罪魁祸首。

到了11月,丹麦的日德兰半岛上又发现了变异毒株,代号为“Cluster 5”,专家们研究后认定,它是从养殖场的水貂传播到人类身上的。

11月4日,丹麦政府发声明,要求境内水貂养殖场扑杀近1700万只水貂。

图片

然而这个行动迟缓了一步,11月5日,丹麦检测出了214例水貂传人的变异毒株病例。

 

经过初步分析研究,各路专家都推断“Cluster 5”是一种相当强悍的变异毒株,世界卫生组织WHO的专家们说:“‘Cluster 5’能中度抵消人类抗体的效用。”

丹麦疾病控制中心SSI的专家则警告:如果再给“Cluster 5”一段时间的发育,它们很有拥有可能减弱新冠疫苗疗效的能力,甚至可以令疫苗完全失效…

不过这一切没有发生,因为丹麦政府的反应还算及时,之后控制措施也相当严格,如今已经没有了新的“Cluster 5”病例,初步推断已经灭绝了。

事实证明,新冠病毒变异在对抗人类绞杀上,一直是没有停止其强大的演化脚步。

 

在“Cluster 5”没能完成的削弱抗体,对抗疫苗的“伟业”,最终可能由其他变异毒株接棒完成…

2020年12月18日,代号为“501.V2”的新冠变异毒株在南非被发现,南非公共卫生部门第一时间通报了这条消息。

专家学者也在第一时间公布了“501.V2”变异毒株的特性:在没有任何健康隐患的年轻人中,“501.V2”的传染性会远高于原始新冠病毒…

南非健康部门当时也发出警告,由于“501.V2”的高传染性,很可能在南非引发第二波严重疫情。

图片

2020年过去,2021年到来,新冠病毒依然没有停下它变异的脚步…

2021年1月6日,4名1月2日从巴西亚马逊州飞抵东京后被隔离的乘客身上,日本国家传染病机构(NIID)检测出了代号为“Lineage B.1.1.248”的新冠变异毒株。

“Lineage B.1.1.248”的变异部分非常多,跟原始新冠病毒相比,它的变异的地方竟然多达12处!

虽说是今年1月6日才被侦测到,但巴西的专家们认为,“Lineage B.1.1.248”最早可能去年7月份就已经在当地传播了…

图片

而同样在去年就收到了样本,直到今年1月才被检测确认的变异毒株,还有美国洛杉矶发现的“CAL.20C”。

图片

1月19日,德国巴伐利亚南部的一所医院里,又出现了新的变异毒株,35名病人被测出感染了这种变异新冠病毒,新毒株的检验测序还没有完成,甚至还没有一个代号,但可以肯定的是,新冠变异的脚步,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下来了…

目前发现的几种著名的变异毒株,大致可以归纳到下图里。

有颜色的三列分别为:传染性(Transmissibility),致命性(Virulence),抗原性(Antigenicity)

图片

从图表,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尼日利亚的毒株没有广泛传播,丹麦的已经趋于灭绝。

因此,目前在全球传染的主要变异毒株里,主要的就是以下三种:英国变异毒株,南非变异毒株,巴西变异毒株。

从目前公布的全部信息来看,未来人类的对手,很可能就是这“变异三兄弟”。

它们到底会带来什么灾难?

先说英国变异毒株“VOC-202012/01”,一开始研究人员只是发现它传染性特别强,比原新冠病毒传染性高出70%。最初在伦敦和英格兰东南部大量传播,之后全世界很多国家都检测到了它的踪迹,美国和加拿大也有相当多的病例。今天早些时候,Boris首相又公布了它比原病毒加强了30%的致死率。

而南非毒株呢,过去人们只知道它传染性更强,最新消息却显示,它们成功接棒丹麦毒株,很可能突变出了抑制疫苗效果的能力。

巴西毒株,其传染性仍有待调查,但昨天公布的新消息表明,它二次感染的特性很强。

看起来,这“变异三兄弟”,各有各的狠招:英国毒株高传染,高致死;南非毒株传染性强,还能削弱疫苗;而巴西毒株,有很强的二次感染性…

看起来,人类还将在直面更多更强的新冠变异毒株,这同样任重而道远……

来源:英国那些事儿综合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到18cacom@gmail.com,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