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即使疫情结束,加拿大也会有多种“后遗症”!第4种最吓人

据温房网综合报道:新冠永远改变世界。一年来我们无数次听到这句话,但很多人并不明白它到底什么意思。尤其是那些以为有了疫苗世界就会“恢复原状”的人,根本不理解新冠已对世界造成的“不可逆”的改变

近日《温哥华太阳报》发布专栏文章,用新冠给加拿大移民、资金、楼市和民意带来的巨变向我们暗示,新冠之前的那个美好世界,永远回不去了

图片

 

学生锐减,打击高等教育,房屋租赁也被伤害

当代政治家有个共识,那就是:几乎所有国家的经济增长都建立在大规模的人口流动上,移民让世界更加繁荣。但今年3月疫情开始以来,入境加拿大的外来人口数量急剧下降,不管新移民、留学生、外来劳工还是旅行者。

与一些传统工业国相比,加拿大对移民的依赖程度更高。它的劳动力、资金甚至留学、地产等重要产业,都与移民有关,但这几个领域都受到疫情的巨大影响。

2019年底,加拿大持留学生签证的人有64.2万。但2020年的数字比2019年骤降了一大半,直接退回到8年前的水平。

图片

2020年,大部分已在加拿大院校注册就读的留学生,无论他们是位于本拿比还是温尼伯、北京还是孟买,学习几乎全在网上进行。

这不仅阻碍了加拿大教育机构的扩张计划,还打击了房屋租赁市场,同时减少了劳动力市场上寻求低技能工作的人数。

加拿大的高等教育产业在过去的20年来一直高速发展,房屋租赁、餐饮、零售等相关产业也因此获益。然而在2020年,习惯了高速扩张的加拿大大学却不得不面对现实,开始紧缩预算。

图片

需求的降低明显影响了加拿大的房屋租赁产业。2020年,大温地区租金下降15%至30%的社区包括UBC校园、格雷岬(Point Grey)、基斯兰诺(Kitsilano)、煤气镇(Gastown)和本拿比的国会山(Capitol Hill)。

不过,对于加拿大境内的租房者来说,今年可以略微松口气。持“体验类”签证来加拿大的外国学生和年轻人减少,使本地租户有了更多选择。

疫情下,特鲁多政府对留学生维持一贯的欢迎和珍视态度,允许留学生申请CERB和其他福利项目,并放宽了工签规定,让留学生在加拿大有更多选择。

但其他的留学大国比如澳大利亚,态度却与加拿大不同。澳大利亚人民对不断涌入的留学生开始不再容忍,担心自己养不起他们了。

虽然澳大利亚目前执政党是右派政党,但反移民、反留学生的政客却左右两党都有。他们宣称澳大利亚应该收紧移民政策,新冠结束以后学生签证和移民签证都不应该恢复到疫情以前的水平。

 

 

疫情降低加拿大的开放程度

严重伤害加拿大的立国之本

与留学生和合法移民享受的优待相比,无证移民和难民在加拿大的待遇,却开始明显恶化。

图片

新冠爆发以来,加拿大边境官员不得不严厉收紧边境检查站,打击那些没有永久居民身份的人。这让那些支持海外移民和劳工的机构无比懊恼,也让包容无证移民的政党深感愤怒和挫败。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对难民的态度,与美国总统特朗普截然相反。2019年特鲁多宣布,加拿大将欢迎更多前来寻求庇护的难民,这个慷慨的举动再次给加拿大的国际形象加分。

但当5万多名来自巴基斯坦、也门、尼日利亚等地的无证移民开始从美国佛蒙特州等地进入加拿大以后,特鲁多也变得强硬起来。随着加拿大人不适感的扩大,特鲁多悄悄在魁省拉瓦尔市(Laval, Que.)建造一个新的难民收容中心。

2020年,加拿大的人口增长基本为零,而这是1946年以来的第一次。加拿大对外来人口的高度依赖以及反移民政策对加拿大的伤害,由此可见一斑。

今年10月,加拿大移民部长宣布将每年引进移民的数量从之前的34.1万提高到40万。但与政府持续的包容态度相比,加拿大民间却有明显的排外情绪在潜滋暗长。

根据Environics民调公司的数据,2020年 10月,27%的加拿大人认为移民人口太多。然而仅在一周之后,NanosResearch的民调就显示,高达36%的加拿大人希望降低移民数量,希望引进更多移民的加拿大人只有17%。

在这之前,安格斯里德研究所(Angus Reid Institute)的数据也显示,40%的加拿大人希望降低移民数量。

有业内人士担心,这种民间情绪可能会影响加拿大未来的移民决策,伤害加拿大开放、包容和多元的立国之本

 

疫情并未阻止资本的跨国流动

与现金和人员流动不同的是,通过互联网进行跨境转移的资金并不会携带病毒。

2020年,资本的跨国流动似乎并没有因疫情而减缓。 其中最明显的表现就是温哥华和多伦多的楼市。全球富豪,无论是在俄罗斯、中东还是亚洲,都继续在地产市场寻找财富的安全港。

来自世界各地的跨国地产买家,大都牺牲了亲自看房的需求,转而以网络看房的方式进行购买。西门菲沙大学研究员戈登(Joshua Gordon)今年秋天发表了一份同行评审研究报告显示,大温地区房地产的富裕海外买家,是本地房价与工资水平“脱钩”的关键原因。

另一位学者甄瑞谦(Andy Yan)认为,“卫星家庭”是温哥华西区空心化的原因之一。对这个观点,BC省前任司法厅长和现任住房厅长尹大卫(David Eby)并不反对。

图片

他认识到外国资本一定程度上会造成本地的住宅空置、利用率低以及税收损失,所以他对投机空置税政策持开放态度,并通过改革使其更加有效。 

 

新冠或将加剧加拿大的“去全球化”

今年夏天,社交媒体Reddit上一段话得到了众多网友的共鸣:“10几年前的大学课堂上,教授说全球化会加速各种资源的跨国流动,比如人员、货物、资本、信息,以及病毒。

这段俏皮话是教授讲课的固定梗,每个听到句尾的学生都哈哈大笑。但没想到2020年,病毒真的成了全球化的关键角色,并且很可能会成为全球化由盛而衰的转折点。”

图片

全球大流行的病毒和人类的跨国自由流动,是两件互相冲突的事。人类享受了几十年的全球化红利之后,它隐藏多年的弊端也随着新冠的横空出世而被暴露和放大。

它的直接后果,是各国对国际贸易和跨国移民的反思。许多经济学家认为,越来越多的北美民众意识到赖全球供应链所带来的风险,以及普通人如何被万里之外的事物轻易影响乃至剥夺。

加拿大学者杰夫·鲁宾(JeffRubin)是CIBC世界市场公司的前首席经济学家。最近,他出版了新书《消耗品:普通中产阶级如何被全球化搞垮》(The Expendables: How the Middle Class Got Screwed By Globalization)。

图片

书中认为,全球化提高了各国的GDP,但降低了平均收入。鲁宾说,各路政客包括左翼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桑德斯都提醒人们注意,资金、产品、技术和劳动力的自由流动如何造就了赢家和输家,而普通民众是这场华丽盛宴的最大受害者。

在各国民众深受新冠打击的惨象之前,鲁宾向全世界提问:“新冠会葬送全球化吗?疫情是否会将我们的世界推向截然相反的方向?”这个大时代里的灵魂之问,目前谁也无法回答。但在未来的几年里,我们相信答案会逐渐浮现。

来源:温房网综合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到18cacom@gmail.com,谢谢!

adplus-dverti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