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加拿大银行保险箱不保险?现金、钻戒全不翼而飞!

 

CBC报道:电视看多了,总觉得银行保险箱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把贵重物品存放在哪个银行的保险柜里,等需要的时候再去取。

如果问住在多伦多的Sheila Levy-Bencheton有什么是觉得理所当然的事,那就是她父亲从大银行租用的保险箱是真的保险。一直到她103岁的父亲在2017年去世前,她都是这么觉得的。

Sheila Levy-Bencheton到TD道明银行去清空保险箱,结果发现银行自己撬开了锁,把里面的东西都清了!

早在2012年,TD道明银行就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一次撬锁清货行动,目的是清空那些不再使用或者未再支付的保险箱,说是条例中要求把物品放置一边好安全保存。

可Levy-Bencheton说她到现在也没能找到家里最有价值的财物,仍旧在争取赔偿。

而她还不是唯一遭此劫难的人。

埃德蒙顿的Suraj Khatiwada说,银行干了一模一样的事,而他的损失是一套价值上千加币、不可替代的22K金首饰。“没了就是没了。”

两个人都惊呆了,都说简直不敢相信银行居然会私自打开保险箱,还拿走他们的财物。

Levy-Bencheton说,“你要保险箱就是因为想把东西放在一个非常安全、不会被侵害的地方。现在这显然就是一种侵害。”

算一算她丢失的财物:有一枚她母亲的钻戒、一只1947年的18K金表、金币银币以及几千加币的现金。

这些都是她父亲在上了年纪之后告诉她,是自己为了保险起见存在银行的。

 

Levy-Bencheton母亲佩戴过的金表

然而,现在这些都没有了。

她不确定到底有多少现金。而她父亲要存着这些,是因为他和妻子是大屠杀的幸存者,所以总是会紧张着要留着些能活用的钱,以防有什么需要逃命的时候。“就是他们的一种生活心态。”

然而,银行交给Levy-Bencheton的并不是那些现金和珠宝,取而代之的是一沓文件和收据、几枚银币和一个空空的戒指盒子,然后说都在这儿了。

专家说保险柜是银行运营的一项副业,除了银行自己给自己设的那些规定之外,几乎没有任何条款。

有关企业责任与法律改革倡议组Democracy Watch的联合创始人Duff Conacher对此表示,“说是保险箱,实际上只是写了各种保护银行免于承担责任的一纸合约。”

Levy-Bencheton说,TD道明银行条例里的意思就是他们用不着证明任何东西。

她找银行索要撬开之前都有谁打开过保险箱的名单记录,还有一份打开之前寄给她父亲的挂号信的复本。

结果,银行哪个都没有。

 

Levy-Bencheton说,“我就起了疑心。天知道那儿都发生了什么事。”

TD银行同记者说,这家的保险箱是作为“全网范围对账流程(network wide reconciliation process)”的一部分,是被意外被打开的。

那是在2012年,共计有16,000个保险箱因为租金逾期、钥匙丢失或有“法律需求”等原因被撬开。

该银行同时表示,他们全国共有一百万保险箱,需要被撬开的情形是凤毛麟角。

为了争取赔偿,Levy-Bencheton已经奋斗了一年多。

一开始,银行经理居然说这保险箱压根就不存在,但她说“这感觉不对”,毕竟家里有着两副钥匙,而且她父亲已经都告诉她了。

之后家里人在一个星期之后给TD客服打电话又问了一次。

Levy-Bencheton说,“不到五分钟他就回来了,然后说‘对,原来是在这,(但)2012年被撬开了’。我简直不敢相信。”

银行同时表示,由于这家人无法证明盒子内的物品是什么,并且银行没有任何记录,所以也就没有赔偿。

与此相对的,可以提供$250以表“诚意”。

Levy-Bencheton拒绝了这项提议,还把投诉转投给了TD的监察员,但一切都石沉大海。

 

经过三级投诉之后,2018年10月,一家处理TD投诉的私人全国调解公司ADR Chambers表示,贵重物品与现金丢失的可能性约有一半。

经过粗略计算,这家公司认为珠宝总值共计约$8400元,并建议TD银行付给Levy-Bencheton一半的金额。

但ADR已经由于被认为偏向受调查的银行而饱受批判,因为银行是要给ADR那边的业务付款的。

Levy-Bencheton也拒绝了这项提议,因为这根本无法弥补家里的损失,并希望银行必须支付巨额罚款。“我们真不知道里面到底有多少钱,(但)肯定是比那要多。真的特别叫人生气。我们已经失去很多情感上的东西了,而银行只懂得钱。”

现在这家人已经为此聘请了律师George Berger,如果再不顺利的话,甚至可能会提起诉讼。

律师说,“(银行)他们拒绝提供确切发生事实的信息。”

Levy-Bencheton拿着保险箱中仅剩的几枚银币

同样飞来横祸的还有埃德蒙顿的Suraj Khatiwada。在TD道明银行同样“不经意地”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打开了他的保险箱之后,他妻子的22K金饰品结婚手镯、项链还有结婚戒指统统都不见了。

他说他最后一次亲自打开箱子是在大概2015年,之后就是2017年的时候,他发现银行自己撬开了锁。

经过银行监察员历时数月的往来和调查,TD最终道歉并判与他$12,000以赔偿丢失的珠宝。他说自己也没有证据,但确实向银行提供了饰品的照片。

银行那时候信誓旦旦说一定会调查,但直到现在也没能解释东西到底是怎么丢的。

2010年才从尼泊尔移民来的Khatiwada说,“太倒霉了。这里面的情感价值是无可替代的。西方文化里结婚戒指特别重要,然而在我们的文化里,不仅是戒指,还有项链。戒指会有专门的仪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取代它。”

Khatiwada妻子戴着如今已丢失的金器

TD银行发言人Carla Hindman表示,银行关于强制开启保险箱已制定了专门协议,其中包括“(职工)清除、编目、包装并安全储存内容物时,确保至少两名员工(其中一名为经理)全程在场。”

但她没说文中提到的这两起事件是不是也都按照章程做的。

银行因不能好好看管保险箱已经饱受谴责。

早在2002年,TD银行就误认为一位女士的拖欠租金并撬开了她的保险柜,最终被BC省法院判定赔偿超过$20,000。

2001年和2006年,加拿大隐私事务专员广泛的批评了银行记录不准确、且违反隐私条款私自开箱。但专员并未说明几项投诉涉及的具体为哪家银行。

Democracy Watch的Conacher说,正是因为有关银行如何管理保险箱的条款不属于加拿大银行法,且几乎不受监管,许多客户都不得不进入这样一场漫长的斗争。因为缺乏政府规定,加拿大人很难在银行处理不当时获得相应的赔偿。

省级遗产法条确实有提到保险箱,但也仅限于受益人在相关人士去世后如何获得接管权。

Conacher说,对于所有想要努力争取自己问责权力的消费者来说,这都是很大的障碍。

记者询问了财政部是否会就相关规定进行相应更改,但回复声明中只说他们会定期审查法律,以确保加拿大人获得所需的保护。

Conacher还说,不像一般的银行存款,保险箱内的物品并不在金融机构的保险范围内,也就是说作为家用保险条例(home insurance policies)的一部分,物品所有人需要自行确保贵重物品并定期以照片和证人记录内含物品。

Levy-Bencheton和Khatiwada都说他们要和保险箱彻底说再见了。

Khatiwada倒是还在用包含了一个保管箱的TD账户,但里面是空的。

145号,Khatiwada被TD撬开的保险箱

关于TD Canada Trust,Khatiwada说“我已经失去了信任(trust)”。

银行保险柜本该是安全的地方,如今却被发现是漏洞百出,保险箱不是应该最保险吗?

来源:CBC、超级爆料君,微信ID丨superbaoliao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到18cacom@gmail.com,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