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源头找到了? 重磅发现惊动世卫 最早追溯到去年7月!真相已越来越近

 

据加新网综合报道:在新冠病毒持续在全球传播之际,科学界从未停止寻找这种病原体的源头。围绕新冠病毒溯源的课题,世界各地的科学家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德国科学家:全球99.5%新冠感染源都来自意大利,而非武汉

德国顶级病毒学家亚历山大·库库勒11月26日在德国电视二台的一档节目中表示,目前正在传播的新冠病毒中,99.5%可追溯到来自于意大利北部的一种新冠病毒变异毒株,而该变异毒株并非来自中国武汉。

这种病毒株被医学业内称为G突变体,在意大利北部发展出了具有传染性的特点,并且传染性比在中国武汉早期发现的病毒株变异体传染性更强。

凯库勒认为,尽管中国发现了病毒,并发出了警告,还示范了阻止病毒传播的方法,但其他国家并没有及时地采用,导致了病毒的传播没有被阻止。

凯库勒认为:“所以本质上那里才是起点,全球大流行的起点并不在武汉。”

他还说,这种高传染性的病毒无法避免在全世界传播,但武汉和其他地方情况不同:

武汉疫情传播是因为面对病毒时一无所知,而欧洲却是因为收到警告后长时间内不够重视导致大流行。此前也有科学家提出了同样的结论。

2020年5月美国一家国家实验室对来自全球的6000多种冠状病毒序列的计算分析后,鉴定出了一种新冠病毒新菌株,在全球范围内的传播都占据了主导地位。

并且比新冠暴发初期传播的病毒类型更具传染性。科学家写道,该新菌株早在今年二月就在欧洲出现,是世界疫情传播的主要菌种。

 

报告称,无论新毒株出现在何处,其感染人数都比早期从中国武汉出现的毒株要多得多,并且在数周之内,它是某些国家中唯一流行的毒株。

该报告警告说,除了传播得更快之外,可能使得治愈后的患者二次感染。

科学家表示,这种病毒的突变形式正在迅速传播,在三月份成为了主要的大流行形式。具有这种突变的病毒进入人群后,它们会迅速传播开来。

11月16日,意大利米兰市国家癌症研究所(INT)的一项研究显示,新冠病毒可能于2019年9月就在意大利开始传播,远早于世界卫生组织宣布病毒的2019年12月。

意大利研究人员在今年3月份曾告诉路透社,称在2019年最后一个季度,伦巴第地区发生严重肺炎和流感的病例比往年要多,这可能是新冠病毒比预期的更早传播的一个信号。

意大利国家癌症研究所的这项研究结果发表在科学杂志《Tumori Journal》上,该研究结果显示,在2019年9月至2020年3月间参加肺癌筛查试验的959名健康志愿者中,其中11.6%的志愿者在2月份之前就在血清中检测到了新冠病毒的抗体。

意大利锡耶纳大学的研究员乔瓦尼·阿波罗内则表示,追溯至2019年10月第一周,有4例病例的新冠抗体呈阳性,这意味着这4位病患在9月可能接触到了新冠病毒。

“所以研究的重要发现是:没有症状的人不仅在血清学检查后呈阳性,而且具有能够杀死病毒的抗体。”

他说:“这意味着新冠病毒可以在人群中长时间传播,并且致死率很低,这并不是因为它正在消失,而会再次暴发。”

 

学术界存在争议

不过,学术界对这样的研究结果持怀疑态度。

意大利帕多瓦大学的免疫学家维奥拉意大利帕多瓦大学的免疫学家维奥拉就指出,来自米兰与锡耶纳科学家的研究结果还有待其他科研机构的核实。

在样本中发现新冠病毒抗体并不代表这些样本提供者曾经感染新冠病毒;感染过其他冠状病毒的人也有可能产生类似的抗体。

她认为,959人的样本规模依然太小,并且建议应该同样检测2017年、2018年的样本作对比。

11月16日世卫组织表示,正在对这样的研究结果进行核查寻求辩证,并将与该论文的作者联系,“以讨论和安排对可用样品的进一步分析并验证中和结果”。

世卫组织紧急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瑞安世卫组织紧急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瑞安11月23日在发布会上表示,新冠病毒有可能在很早时候,就在世界不同的地点和时间感染了一批人。

 

新冠病毒可能有不止一个首例病例,因为该疾病很可能源于好几种动物的传播。

至于早期在中国武汉发现新冠病毒的华南海鲜市场,瑞安强调,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只是病毒的发现地,而不是起源地。

“不能排除这种病毒可能在其他地方默默传播的可能性”。

日前,世卫组织宣布将派出多名流行病学专家、公共卫生专家和动物卫生专家追踪新冠病毒的起源。

 

柳叶刀:新冠可能最早在印度次大陆传播?

近日,国际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的预印本平台ssrn.com发布了一篇论文,指出新冠病毒最早发生人与人之间传播的地点可能为印度次大陆。

11月17日,中国科学院神经科学研究所的Libing Shen、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Funan He和美国得克萨斯大学休斯敦生物科学与分子生物学院的Zhao Zhang联合发布一篇论文,论文题为“新冠病毒在人类宿主中的早期秘密传播和进化”,共22页。

研究团队称,由于追踪冠状病毒株起源的传统方法——系统发育分析法——不起作用,他们使用了一种新方法,只计算每个病毒株中的突变数。

具有更多突变的菌株会存在更长时间,而具有更少突变的菌株则更接近于新冠病毒的原始祖先。

研究小组将2019年12月至2020年7月期间从人类宿主身上收集的4571个基因组序列分为2449个毒株,在进行研究后发现,最早在武汉发现的毒株序列NC_045512并非变异最少的毒株,不是所有毒株的祖先序列,有41个毒株的全局变异更少。

这可以得出结论:武汉不可能是新冠病毒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第一个地方。论文指出,在四大洲的8个国家中发现了突变最少的菌株:澳大利亚、孟加拉国、希腊、美国、俄罗斯、意大利、印度和捷克。

但是病毒不可能在这些地方同时传播给人类,第一次暴发的地区应该具有最多的遗传多样性,表明它存在了更长时间。

团队在统计分析了17个国家及地区的病毒序列及毒株后发现,印度和孟加拉国的菌株拥有最多的病毒多样性。

论文认为:“突变最少的菌株的地理信息和菌株多样性均表明,印度次大陆可能是最早发生人与人之间新冠病毒传播的地方。”

基于新冠病毒的突变率,该研究估计人类宿主中最早的新冠病毒传播可追溯到2019年7月或8月。

论文作者之一Shen和同事说,可能是极端天气引发了大流行。

2019年5月,印度发生长期高温天气,干旱迫使动物和人类饮用相同的水,这可能增加了病毒传播给人类的机会。

研究团队认为,病毒有可能是借着这个机会传播到世界各地,直到2019年12月在武汉被发现。

 

印度科学家否认 

论文一经发表即在科学界中引起了一些争论。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生物统计学和人类遗传学教授马克·苏查德(Marc Suchard)对研究的严谨性提出了一些质疑。

他认为,研究的原则和具体方法不太符合其使用的系统发生分析标准,不太可能从任意收集的病毒序列中找出真正的祖先序列。

他承认三名研究者所采用的系统发生学研究方法确实对帮助我们了解病毒的出现与传播“有很大希望”,但其中同样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

格拉斯哥大学教授大卫·罗伯逊宣称,研究理论“有很大缺陷”,其做法有“本质上有偏见”,“对研究新冠病毒没有帮助”,不过他没有说明到底是什么样的缺陷。

一名印度科学家则坚决否认研究的结果。印度病毒学家穆克什·塔库尔表示不认同论文的结论,称这看起来“是对结果的误读”。

但他同样未作出进一步说明。Shen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们团队欢迎科学界审查他们的论文,这是公开学术探讨的重点,有助于确立科学结论。

他说:“只有这样,论文的结论才能被正当地驳斥或接受。”病毒溯源是一个复杂的科学问题,科学家的每一次研究和发现,都在一步步逼近真相。

相信通过在全球范围开展国际科学研究与合作,人类迟早能够发现新冠病毒的源头。

资料来源:环球网、人民网、新华社、观察者网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到18cacom@gmail.com,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