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3女子旅游胜地遭残杀!尸体赤裸 伤痕累累!抓凶手竟花了20年

据加新网综合报道:一场震惊世人的重大连环奸杀悬案,在被追查24年后,近日终于得到判决。作案的凶手布拉德利·罗伯特·爱德华兹(Bradley Robert Edwards)被判有罪,而三名受害者女性的生命却再也回不来!

 

90年代的珀斯(Perth),本来是澳大利亚一个温暖宁静的海滨城市。

生活在这里的有活泼可爱的少女莎拉·斯皮尔斯(Sarah Spiers),还有年轻的儿童看护简·里默(Jane Rimmer),和漂亮的女律师西亚拉·格列农(Ciara Glennon)。

她们本是毫无关联的三个人,却在一年多的时间内相继从热闹的夜店区失踪,疑似遭到了同个神秘歹徒的残忍奸杀!

 

案件回顾

首先失踪的是18岁的少女莎拉。1996年1月26日这天,莎拉和一群女性朋友在外欢度澳大利亚的国庆节。他们先是去了海洋海滩酒店(Ocean Beach Hotel)狂欢,又去了克莱尔蒙特(Claremont)的湾景夜总会(Club Bayview)继续玩乐。

在凌晨时分,莎拉觉得有些累了,就走出俱乐部,独自去街边的公用电话亭叫了出租车。然而,在出租车到达时,莎拉却已经不见了。

甚至在24年后的今天,她的踪迹依旧没有被找到。

 

第二个消失的是23岁的儿童看护员简。在莎拉失踪5个月后的1996年6月9日,简在同一地区失去下落。她也是和朋友去了海洋海滩酒店(Ocean Beach Hotel),之后在晚上9:30左右转去大陆酒店(Continental Hotel)玩。

几小时后,还不尽兴的一行人提议去其中一位朋友的郊区住宅里继续狂欢。在大家等的士时,简突然说她要回酒吧,就独自离开了。在那以后,简的朋友和家人就再也没看到她。

直到55天后,简的尸体在珀斯市中心以南40公里的一片树林中被发现了,她的脖子上有受到锋利武器伤害的痕迹,全身赤裸,尸体已开始腐烂。

尽管简的失踪和遇害令珀斯当地民众倍感恐慌,警方也警告年轻女性不要晚上在外独自行走;但第三起悲剧还是发生了,这次遇害的是27岁的女律师西亚拉。

1997年3月14日,西亚拉和同事们去大陆酒店(Continental Hotel)喝酒。午夜前,西亚拉告诉同事们她要回家了,然后一个人步行离开。

 

(西亚拉当时穿的衣物)

有个男司机曾路过并问西亚拉是否要搭便车,被她拒绝了;之后该男子就看到西亚拉在交通灯旁与一辆浅色汽车内的人交谈,在他没留神时,就随那辆车一起消失了。

 

3周后,也是在市郊的一片树林中,西亚拉的遗体被警方发现,尸体呈现半裸状。

 

苦寻线索

三名年轻女性受害者都是在同一处闹市区与朋友玩乐后落单并失踪并被杀害,而神秘的凶手却还在逍遥法外,令当地的民众感到万分地惊恐,甚至有不少人开始害怕乘坐出租车。

而这起案件的调查也是困难重重,难以找到任何关键性的线索和证据。在当年技术有限的情况,警方花了漫长的时间,终于在2008年发现第三位受害人西亚拉的指甲中包含男性的DNA,之后又发现这种DNA,与另外两起1995年强奸案和1988年强奸未遂案中发现的男性DNA吻合!

又过了8年,警方终于在2016年通过比对DNA信息,发现一名叫布拉德利·罗伯特·爱德华兹(Bradley Robert Edwards)的男子的DNA,与1988年强奸未遂案中疑犯在衣服上留下的DNA相同,证明他是犯下这5起案件的最大嫌疑人!

 

捕获凶犯

同年12月,珀斯警方在布拉德利的家中逮捕了他。这名48岁的电讯公司职员,被指控杀害了莎拉、简和西亚拉三名女性,还涉及95年强奸一位17岁少女、以及88年屡次闯入民宅偷窥和偷女性衣物。

在爱德华兹被捕后,他的邻居都倍感惊讶,直言他平常是个沉默寡言的人,没想到竟是藏匿20多年的连环奸杀案凶手!

而他的第二任妻子也曾怀疑过他是否是当年连环杀人案的凶手,被爱德华兹撒谎隐瞒了下来。这位妻子正是他在1997年最后一次杀人后怀着兴奋愉悦的心情娶回家的,而那时的死者家属们却沉浸在无比的悲痛中!

在此之后,爱德华兹所用的电讯公司制服和车辆,其中纤维也与受害者头发和身上发现的纤维吻合,成为继受害者指甲内的DNA外,又一关键性证据。

在2019年10月,爱德华兹承认了曾经犯下的私闯民宅、强奸罪行,但否认杀害了三名女性。

之后又经过了近一年的举证和庭审,终于在今年9月,他被判杀害了简·里默和西亚拉·格列农,等到12月23日才会被判刑;但由于证据不足,在莎拉·皮尔斯一案中被判无罪。

在判决完毕后,法官也请求爱德华兹能说出莎拉尸体的位置,让她的父母能知道自己的女儿究竟在哪里。然而冷血的凶手并没有松口,徒留给受害者的家人巨大的悲伤。

一场24年的重大连环杀人悬案终于告一段落,凶手的凶残暴虐令人感到无比的愤怒,而那些当年无辜被害的年轻女孩们却已经像残破的花一般四散凋零,只剩亲友的哀悼和公众的惋惜。

幸好警方在持续20多年、消耗巨大人力物力之后仍然没有放弃找寻真凶,让正义虽迟但到。尽管目前此案仍然存有遗憾,但相信凶手会付出应有的代价,在铁牢中了却残生!

来源:加新网综合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到18cacom@gmail.com,谢谢!

adplus-dverti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