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中国女留学生:回国航班确诊7例,拿到检测结果想哭!

  口述:小米(18岁,在英国留学)3月16日凌晨5点多,我全副武装,拖着行李箱一个人打车去伦敦机场。我的高中算是提前结束了。

  从伦敦飞法兰克福,再转飞北京,最后到我的家乡,几十个小时我硬憋着几乎不吃不喝,手因为戴手套掉了一层皮。

  伦敦机场人很多,而且分两派,一派是连口罩都不戴的老外,一派是我们全副武装的华人,我数了数,穿防护服的都起码五六个。

  没想到,我乘坐的那趟航班最后被确诊了7例,最近的确诊者离我只隔着两个位置和一条过道,差不多2米远。

  我因此被拉到了离医院最近的酒店隔离。现在我距离隔离结束还有8天。祈祷这8天没事,妈妈,我想你!我想回家!

 

牛津也有确诊病例,买不到口罩只好买防毒面具

  我来牛津读高中3年了,因为要准备5月的IB-DP考试(英国很多大学都接受IB文凭),过年就没有回家。

  我是住校的,室友也是个中国女孩,跟我同一级。我们合住的大宿舍有20几人,加我一共3个华人。大家上厕所、洗澡都是公用的。

  国内疫情爆发后,我就一直特别紧张。一开始我总是跟妈妈视频,让她记得戴口罩。妈妈很乖,每天都戴,还拍照给我看。

  妈妈让我也做好防范,但1月底我去买口罩已经买不到了,干脆就在网上买了个防毒面具(太闷,实际也没有戴过)。

  2月底的时候,牛津也有了2个确诊病例,我和室友很害怕,但学校还在正常开课。早上9点到下午4点半,下了课还有社团活动必须参加。

  我跟室友商量,就不再去学校食堂了,我们也不去餐馆,不再参加任何大型聚集活动。

  但是宿舍禁火,只有个微波炉,我们没法做饭,伙食费也已经交给学校了,只能在食堂或者学校的一个超市用掉。

  我俩买了一大堆泡面,要么用微波炉煮点泡面,要么小超市买点三明治,实在吃腻了就趁食堂几乎没人时赶紧去买点黄瓜片、玉米之类。

  我爱吃辣,还学会了用微波炉做凉拌藕片。

 

花了1.8万元买了来回机票

  3月初,有学姐回国了,我也很想回。因为大宿舍其他的同学周末都是照样出去玩,也不戴口罩,而我们还要公用很多东西。

  室友的妈妈给她寄了很多口罩,并且也劝我们赶紧回来。

  我跟妈妈商量,妈妈还有些担心影响5月的考试,因为这算是英国的高考。后来形势一天天严峻,妈妈给学校写了邮件,希望我马上回国。

  室友买到3月14日的机票,我买的是3月16日的。

  我还买了4月中旬的返程票,想着这波过了再来考试。来回机票当时花了1万8,听说现在已经涨了几倍了。室友先回国了,3月15日我还在上课。

  下课后我的监护人给我打电话(是妈妈的好朋友),说给我准备了点东西,让我去拿。

  阿姨给我准备了5个N95口罩,5个带呼吸阀的口罩,5双医用手套,阿姨真的太好了。

  我拿好东西想再去买件雨衣,但在超市没有找到。这天晚上,我只睡了2个多小时。

 

伦敦飞法兰克福,有小宝宝在剧烈咳嗽

  3月16日早上5点我就起来了,我又把东西理了一遍。

  我决定全程都不吃不喝,还带了点褪黑素(据说有催眠作用,我打算飞机上全程睡过去)。

  为了防脸上戴口罩蜕皮,我涂了很厚一层面霜,再戴口罩。听说有人连续几十个小时戴口罩后,耳朵后面也磨破了,我就又在耳朵后贴了两块创可贴。再戴手套、帽子、墨镜……

  全副武装,我都不认识自己了!我拖着行李蹑手蹑脚下楼,怕把宿舍里其他同学吵醒。

  再见了,同学们!去机场我是坐出租车。

  家里供我来英国读书,负担是很重的,平时我都是能省就省,从来不打车。但这次我斥巨资——花了70英镑打车(平时坐公交来回机场只要30英镑),真的肉痛。

  上了车我才发现,自己忙着收拾行李,忘吃早餐了。我有低血糖,怕犯病就准备了一点巧克力,但进到出租车,我也不敢吃了。我提前了好几个小时到的伦敦机场。

  有个朋友也从这里出发回国。我看到她的时候就忍不住笑了,因为她居然穿了一身防护服,从网上买的。

  她穿着这一身想要去办理升舱,结果大家几乎都是绕开她走,机场工作人员看她的眼神也很怪异,最后升舱没有办成功。

  伦敦机场人很多,而且分两派,一派是连口罩都不戴的老外,一派是我们全副武装的华人,我数了数,穿防护服的都起码五六个。

  第一站我要从伦敦飞往德国法兰克福,这是辆小飞机,坐的大多是德国人。

  没有人给我们量体温,一切跟平时坐飞机差不多,飞机上加上我不超过5个人戴口罩。

  我听到后面有小宝宝剧烈的咳嗽声,还有哭声,也没有空姐去询问什么情况。我非常不安,但没有办法,只能一动不动坐着昏睡。

  N95憋得我喘不过气来,手套也绷得很紧,肚子也饿,我就这样忍着。

 

法兰克福飞北京有人发烧了,边上的人都快崩溃了

  两个半小时的飞行结束,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下飞机的,因为整个人都在发飘。

  在机场我花200多元人民币找到个休息室,人很少,通风也好。

  我感到头晕目眩,怕又低血糖,就把口罩第一次拿了下来,赶紧吃了点巧克力。吃巧克力前我用酒精洗手液洗手,一洗,手上的皮就掉下来了一层。

  法兰克福机场的中国人更多了,看到中国人我就觉得很安心。

  在这里我还看到一个女孩,她上一趟航班也是跟我一起的,她穿的是防护服,防护服里的毛衣已经被汗水湿透了。我俩恰好也是同一班航班飞北京。

  飞北京的航班很空,不知道是不是有意弄得这么空,大家彼此的间隔很大,基本上都隔着2个位置。这趟飞机基本都是华人。

  我吃了粒褪黑素,准备再次昏睡过去,但是这次却无法入睡,因为出现了紧急情况。

  上飞机前我们量了一次体温,起飞后过了一会儿又有空姐来量体温。

  量到中间一个男孩的时候,空姐停留了很长时间。大家都忍不住去看他们,没人说话,空气好像凝固了。

  只见空姐测了一次,又测一次,又测一次。温度显示是37.6℃。

  空姐去叫人了。我们紧张极了,盯着男孩看。

  男孩就戴着一个口罩,他的脸看着好像红红的,呼吸也有点急促,而且整个人也没有精神,感觉就是在发烧。

  之前发飞机餐的时候,飞机上所有人要么不吃,要么就把口罩移上去一个口,吃口面包,再迅速把口罩移下来戴好。这个男孩,我们看到他之前是把口罩整个拿下来,全部吃好后再戴的。

  空姐又叫来一个人,拿了另外一个额温枪给男孩测。还是37.6℃。

  男孩好像都懵了,一直在说自己没发烧,没问题啊。空姐又让他自己量,结果确实在发烧。

  男孩正前方也坐着一个男孩子,我看到这个坐在前面的男孩,眼睛瞬间就红了,好像要崩溃了。

  空姐把发烧的男孩叫到了最后三排去坐,那边有个帘子,应该是隔离区。

  然后有空姐拿出表格来登记,发烧男孩前后左右的乘客都要登记信息。我旁边的一个女孩被登记了信息,到我这里就停了,我没有被登记信息。

  我看了一眼旁边的女孩,她防护措施做得很好,手套、口罩、护目镜、帽子,她看上去也要崩溃了。祈求她没事。

  我无法入睡,但脑子都是晕的,就这样在飞机上熬完了艰难的7个小时。

▲我跟确诊者的距离,圈圈就是对方所在的位置

 

从北京飞老家,我被要求坐在后面三排

  抵达北京机场后,我们不能马上出来,在飞机上坐了大概2个小时才下去。北京机场更加严格了,我们被要求做了各种登记以及测体温。

  终于坐上了回老家的飞机,我脑子依然不清醒,只想着回家,回家。

  一坐好,空姐就过来了,她询问我是不是从德国法兰克福转的机,我说是的。空姐让我去最后三排找位置坐,说需要隔离一下。

  虽然并不清楚是为什么,但我还是去了,倒数第一排有个男孩坐着,那我就坐倒数第二排吧。

  本来我是跟他同一侧,结果那男孩突然咳嗽了一声,吓得我赶紧跑到另一侧去坐着。

  到达家乡机场时,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在机场办理好各种手续,量好体温,工作人员给我们安排了大巴,带去集中隔离。

  到达隔离酒店,已经是半夜1点多了。虽然身体疲劳得已经到达了极限,但我还是很高兴自己终于回来了。

  而且我运气真好啊,居然入住的是套房,房间很大很大,有两张巨大的床,有大大的浴缸。我把行李放下,在床上打滚,还告诉妈妈,国家安排得真是太好了。

  我舒舒服服洗了个澡,核酸检测还没做,不知道未来会是怎样,先珍惜这个美妙的热水澡吧。

 

乘坐的航班确诊7例,最近的确诊者离我仅2米

  第二天中午,我们在酒店做了核酸检测。很快我拿到了结果,是阴性。我又开始睡觉,我实在太困太累了。

  有人敲门:“同学,快收拾行李,你们社区来接你回家了。”我太开心了,马上就把东西收拾好,去楼下退房。

  退好房,我在大堂等着。很多人退完房都被社区接走了,但是我的社区一直没来。

  我等得很着急,这时候有工作人员过来跟我说,社区不来了,早上政策就变了,英国算是重点地区,从英国回来的不能居家隔离,需要就地集中隔离。

  并且集中隔离的地点也换了,是另外一家酒店。我的心一下子沉入了谷底。当时很想哭,但忍住了。

▲妈妈送来的吃的和用的

  我拖着行李又上了车,去新的集中隔离点。

  到了隔离的酒店,我给妈妈发消息,我说妈妈,我运气也太好了吧,这次的酒店比上一间还要好,装修现代,而且还能点外卖,家里人还能来送东西。

  妈妈本来是要安慰我的,结果一听我对隔离酒店这么满意,也就放心多了。她给我清了很多好吃的东西送了过来,我隔着酒店的玻璃跟她挥手再见。

▲隔着玻璃跟妈妈再见

  我又睡了起来。酒店电话响起:“XX同学,请你在15分钟内收拾好行李马上下楼,你乘坐的航班有人确诊,我们需要把你转移到别处隔离。”我觉得好像晴天霹雳。

  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屋子里我把妈妈送来的好吃的都摊开了,我把衣服从行李箱都拿出来一件件挂起来了,我把屋子都布置了一番,我已经做好了在这里集中隔离的准备,结果又要转移!而且还有人确诊!

  我把东西随便塞进大大小小的袋子里,东西太多了,我没法一个人拿下去。我哽咽着跟工作人员说,能来帮我拿下东西吗?

  他们上来帮我拎下去了,我看到门口停着一辆救护车。救护车里已经有一个女生了,她的样子也是崩溃的。

  后来我才知道,我法兰克福飞北京的那趟航班,有7例确诊的,其中一例确诊患者离我只隔着两个位置和一条过道,差不多2米远。

▲下了飞机,大家被送去隔离

 

收到二次核酸检测的结果通知,我又想哭了

  一到酒店,我就哭了。这家酒店就在一所医院旁边,应该是离医院最近的酒店了。

  明明防护措施做得很到位了,一路上我都很努力很辛苦了,可结果还是这样。我还想见妈妈,我不想生病。

  因为是专门用来隔离密切接触者的酒店,房间里有消毒水的痕迹和气味。为了避免交叉感染,枕套、被单都是发给我们,让我们自己来套。

  我哭了一会儿,开始搞卫生。我把地擦干净,把椅子擦得一尘不染,把马桶也清理干净。这里家里人不能送东西,也不能点外卖了,我要尽量自己把条件弄得舒服点。

  我跟工作人员说,阿姨,能不能多给我一条床单,我想铺在地上做做运动。

  阿姨也给我拿了。这里硬件设施虽然比之前两家差很多,但阿姨们态度很好,每天几次来问我体温情况,送来的饭菜也很可口。

  妈妈跟我说,孩子,这次是种历练,过去了就好了。我说,你放心好了,我会健健康康回到家的。

  哦,我还告诉妈妈一个好消息:昨天接到通知,5月的IB-DP考试取消了。哈哈,本来还很担心考试怎么办,现在就当给自己提前放个假了。

我的“高考”取消了

  刚刚我收到了二次核酸检测阴性的结果通知,我又想哭了。我希望最后这8天快点过去,我希望我不会生病。

来源:蔷薇姐姐看世界,整理/阿基米 编辑/蔷薇,图片/小米

加拿大新冠疫情实时数据
累计确诊
121,760
死亡人数
9,021
现有确诊
4,695
现有重症
2,296
治愈人数
108,044
更新日期: 2020-08-15 时间: 11:24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到18cacom@gmail.com,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