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去死吧!” 亚裔女2个月4万条诅咒短信逼死男友! 结果…

  情侣之间不爱了,大不了分手,就算撕破脸皮,也总有云开日出,重新生活的那一天。

  但也有的人,在感情中相爱相杀,以虐死对方为快。而对此,法律也存在着种种灰色地带。

“快去死吧!” 亚裔女2个月4万条诅咒短信逼死男友! 结果… | 加国地产资讯 -第1张

 

韩国女生虐死男友:

世界没你会更好!

  今年春末,是22岁的波士顿大学学生亚历山大·乌图拉(Alexander Urtula)毕业的时间。

  乌图拉攻读的是生物化学专业,尚未毕业就在纽约的布莱根妇女医院担任研究助理,热衷于参加各种校内外活动,在波士顿大学的菲律宾学会曾担任财务主管,并在一家儿童跆拳道馆兼职做教练,被称为“天才学生”。可以说,这个男青年的前途充满希望和光明。

  但是在这片光明中,藏着一处他走不出的阴影。

  就在大学毕业当天,家人们都在在新泽西州的小镇上等着他来参加毕业典礼的仪式,左等右等,等来的却是晴天霹雳:乌图拉从一个停车场的楼顶纵身一跃,结束了年轻的生命。

  而手机定位显示,他的女友,21岁的韩国籍女子柳仁英(Inyoung You),在他跳楼身亡时,就在现场。

“快去死吧!” 亚裔女2个月4万条诅咒短信逼死男友! 结果… | 加国地产资讯 -第2张

  10月28日,美国马萨诸塞州检方宣布了一份起诉书,指控21岁的韩国籍女子柳仁英(Inyoung You)犯有非故意杀人罪,导致22岁的波士顿大学亚裔学生亚历山大·乌图拉(Alexander Urtula)的死亡。

  虽然柳仁英已经潜逃回韩国,但是美国警方表示,要将她引渡回来。

  根据波士顿大学的菲律宾学会的脸书主页,柳仁英和乌图拉都曾是该协会的成员。

  在长达18个月的恋爱期中,柳仁英对她的男友从“身体、语言和心理上都有辱骂和虐待”。

  这样的虐待在乌图拉自杀前几天和几个小时内格外频繁,而且语气和措辞更加激烈恶毒。

  在过去的两个月里,柳仁英和乌图拉互发了75000多条短信,其中47000条是柳仁英发出的。

  在短信中,柳仁英不断鼓励乌图拉“自杀”或者“死亡”,称没有他,她、他的家人和整个世界都会变得更好。

  警方指出,柳仁英完全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即使在意识到了男友的低落沮丧情绪之后,柳仁英也没有停下这种虐待。

  在他们的关系中,柳仁英彻底掌控和操纵着男友,对其进行精神和情感虐待。

  同时,为了防止男友从他人处获得安慰和帮助,柳仁英还尽力阻止乌图拉和其家人的沟通交流,经常从自己的手机上追踪定位乌图拉。

“快去死吧!” 亚裔女2个月4万条诅咒短信逼死男友! 结果… | 加国地产资讯 -第3张

  柳仁英在波士顿大学攻读经济学,原定于2020年5月毕业。但是惨案发生之后,她于今年8月悄然退学,回到韩国。

  有消息称,柳仁英愿意返回美国接受调查。而检察官拉沙尔·罗林斯(Rachael Rollins)表示,她愿意自己回来当然最好,但就算她不回美国,警方也能够采取措施将她引渡。

  目前有一项法案已经递交立法委员会,该法案将鼓励或协助自杀的罪行判处最高五年监禁。

  但是根据当地曾有的案例来看,整个审判过程恐怕会很漫长。

  一对情侣中,一方因不堪忍受另一方的辱骂虐待而自杀,这样的新闻不少见,且大多数情况下,受害者往往是处于弱势的女性。

  但是在柳仁英和乌图拉的案子里,男方却是被女方死死吃定。一个被朋友和家人描述的如此阳光友好的男孩,却被相处18个月的女友逼上黄泉路。

  两个月发了75000多条短信,平均到每天1250条短信,近一分钟一条。这样的频率,就算是正常内容的短信,恐怕也要令人崩溃。

  真的令人忍不住要问,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情感关系?如果柳仁英早就对男友毫无爱恋之心,为何还要耗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去纠缠逼迫?

  又或者,她就是享受兵不血刃而虐杀男生的快感?

 

罗密欧与朱丽叶

鼓励自杀算是言论自由吗?

  不少媒体将柳仁英逼死乌图拉的案子,与前几年同样发生在马塞诸塞州的美国女生米歇尔·卡特(Michelle Carter)通过短信逼死男友的案子相提并论。

  2014年7月13日,18岁的马塞诸塞州男孩康拉德·罗伊(Conrad Roy)在一辆充满了一氧化碳的汽车里窒息身亡。他的女友卡特被控非自愿杀人。

“快去死吧!” 亚裔女2个月4万条诅咒短信逼死男友! 结果… | 加国地产资讯 -第4张

罗伊有时会出现社交焦虑症状。不能上学的时候,就与父亲、祖父和叔叔一起经营家族的海产生意。罗伊很努力。

  在自杀那年春天,他完成了夜校课程,获得了东北海事学院的船长执照。在高中,他还是一名全能运动员,打过棒球,担任过赛艇手,还参加长跑。

  同年六月,他以3.88的GPA从高中毕业,虽然被惠誉堡大学录取,但是决定不去入学。

  父母的离异使得罗伊心情沮丧,再加上可能受到父亲的殴打和祖父的责骂,无法得到家庭温暖的罗伊日渐情绪低落。

  但是在给自己录制的影片中,罗伊表示,希望能克服这些低落情绪:“我有一个很棒的妈妈,有一个大多数时候很棒的爸爸,有人爱我,我也有很多东西能够奉献给别人。”

  “我内向”,罗伊说,“但是我善良而且有爱心,有一些优点,我是个好孩子。”罗伊的母亲表示,儿子对自己的要求太高,总是觉得自己令父母失望,所以很挣扎。

  而他的女友卡特,精神情况也十分糟糕。卡特在8、9岁的时候,曾患上饮食失调症,并多次自残。

  14岁那年,她开始接受医生开给她的处方类精神药物,定期接受心理辅导。

  2012年,卡特和罗伊在拜访亲戚的时候偶然遇上,并成了恋人。他们都住在波士顿郊区,相距35英里左右,但是在交往的三年内,其实只见过几次面,主要靠发短信和电子邮件来联系。两个精神脆弱的年轻人,通过电子讯息而彼此安慰。

  但是,就是这种秘密的、无声的沟通方式,使得两个年轻人的精神状况越来越糟糕,越来越与外界隔绝。

  虽然罗伊时不时会产生自杀的念头,但其实在他们交往初期,卡特一直劝阻他自杀,而且鼓励他去寻求专业医生的帮助。

  但渐渐的,卡特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她表示,自己开始觉得帮罗伊自杀解脱,可能是一件好事。

  而且,罗伊也开始暗示他和卡特之间就像罗密欧与朱丽叶,建议一起自杀。而卡特也顺水推舟,甚至告诉可以罗伊如何购买发动机以制造一氧化碳。

“快去死吧!” 亚裔女2个月4万条诅咒短信逼死男友! 结果… | 加国地产资讯 -第5张

  终于,2014年7月13日这天,罗伊将一辆小卡车开到一处偏僻的停车场,在封闭的车内启动了发动机……在罗伊的手机里,记录了他在死前和女友卡特的数十条短信,而且还有两通电话。

  虽然电话的内容未知,但是在罗伊死后,卡特与一个朋友发短信诉苦,透露了电话内容。

  短信中,卡特表示:“他(罗伊)的死是我的错,我可以阻止他,我当时正在和他通电话。

  一氧化碳起作用了,所以他当时下车了,他害怕了,但是我告诉他回去车里。”

  对此,卡特在给朋友的短信中进一步为自己辩解:“因为我知道他第二天还会再来(自杀)一遍,我不能再让他像这样活下去了,我不能。”

  在给另一个朋友的短信中,卡特说:“我听到汽车发动的声音,和他呻吟的声音,我知道他快死了,我们当时在通电话,他说他爱我,然后就停止了说话。”

  法官认为,罗伊在给卡特打电话并离开车子时,已经不打算自杀了。卡特的鼓励,导致罗伊的最终死亡。

  卡特因此被定罪为非故意杀人罪,在2017年8月被判处监禁15个月。

  不过,直到2019年,也就是今年的2月11日,卡特才开始服刑。此前,她和家人不断上诉,而在她的上诉权全部用完之前,她无需服刑。

  今年2月5日,马萨诸塞州最高司法法院才最终裁定,15个月的监禁依旧成立,此后5年缓刑。

  他们两个人的故事,在2019年被制作成纪录片《我爱你,现在去死》,获得了很高的观影率和评价。

“快去死吧!” 亚裔女2个月4万条诅咒短信逼死男友! 结果… | 加国地产资讯 -第6张

  就在入狱7个月后,卡特在今年9月又提出假释申请,要求提早释放自己,但是遭到假释委员会的拒绝。对于假释遭到拒绝,卡特的律师表示很失望。

  这位律师一直为卡特辩护称,罗伊早就有自杀倾向,而卡特对罗伊的自杀鼓励是一种言论自由,应该受到保护,不该被问责。

  律师提出,美国其他州最高法院已将言论自由的原则适用于协助或鼓励自杀的案件。

  他还引用了明尼苏达州最高法院最近在自杀案中的一项裁决:“支持自杀的言论,无论多么令人反感,都是一种对公众事件的观点表达”。

  但是马塞诸塞州的最高法院并不认可这种“言论自由”。

  可以看得出,卡特自己的精神状态也十分扭曲。她在罗伊死后,还告诉其他朋友,罗伊的母亲请她去家里取一些遗物,包括罗伊的遗书。

  她还声称,希望和罗伊的母亲共同度过这个难关,希望得到一部分罗伊的骨灰。

  但是罗伊的母亲表示,遗书已经交给警察局,并且不许这个导致儿子走上绝路的女人踏进自家一步。得到儿子的骨灰?更是想都不要想!

  以爱的名义,将他人推上死路。我们不知道法律如何裁定,但是人心所向,清清楚楚。

  无论是对于本来就脆弱的罗伊,还是阳光上进的乌图拉,很多网友表示,但愿他们下辈子能爱对人,遇到真正关心他们的人。

来源:加新网cacnews.ca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到18cacom@gmail.com,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