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剧!大温华裔夫妻一年内双双疑抑郁症自杀!留下两遗孤与老母亲

  大温地区兰里市一名41岁华裔单亲妈妈,日前疑患上抑郁症自杀,留下两名分别为10岁及12岁儿子,以及67岁持旅游签证的母亲,她的前夫去年也疑因抑郁症自杀,令两名遗孤及其外婆无依无靠。

  本地社区和死者朋友得悉后伸出援手,帮助其家人于星期日在列治文市为逝者举行了追思会,并且筹款助死者遗孤及亲属度过难关,暂时已筹得逾两万元。

悲剧!大温华裔夫妻一年内双双疑抑郁症自杀!留下两遗孤与老母亲 | 加国地产资讯 -第1张

众人向逝者行礼

  逝者谭女士密友宁莉向《星岛日报》记者表示,7月5日上午10时18分左右,谭女士将自己兰里的家庭住址以信息发送给她,并叫她保重。

  当时宁莉在上课,未有即时回覆,待中午时接到谭女士母亲的电话,称”出事了”,当时宁莉以为发生车祸,便立刻赶到谭女士家。

  据谭母说,谭女士10时30分发送信息给她,要她上楼看一下,有个东西给她。谭母上楼一看,才知是谭女士留下的遗书。

  谭母立刻致电警方,当警方赶到谭女士家附近一间宾馆时,发现她已经自杀,虽然经尽力抢救,但谭最终宣告死亡。

  宁莉说,谭女士在遗书上称自己很失败,没有价值,对不起孩子和母亲,是一个失败者。

 

离婚时并无表现情绪问题

  据宁莉说明,谭女士约于2009年移民加拿大,曾与前夫共同经营一间画廊,2017年夫妇离婚,2018年前夫疑因抑郁症自杀。当时一班好友都曾关心谭女士,担心她精神上受到打击,但她当时并无表现出任何情绪问题。

  宁莉指谭女士是积极乐观的人,但可能因为逞强,从未向朋友诉苦,令身边好友及其家人都不知道她患上抑郁症。有时谭女士的母亲见她呆在家中,劝她出去走走,以免患上抑郁,谭女士还跟母亲说:”我怎么可能患上抑郁症?”

  宁莉说,谭女士或有一些经济上的困难,除在兰里一间城市屋的贷款外,还有一些其他借款。她去世前与遗书一起留下5千元现金给母亲和孩子,此外还有一张存有1千元的信用卡。去世前并无工作的谭女士曾告诉宁莉,她计划找一份室内设计的工作,宁莉也曾在其邮箱里看过她找工作的信息。

  今年5月22日是谭女士41岁的生日,宁莉还特地于5月28日为她庆祝生日,但没想到这就是最后一面。宁莉说,当时与谭女士把酒言欢,亦问过谭女士是否想过要再找一个人生伴侣,但谭女士说与孩子们在一起就很开心,因此暂不考虑。

悲剧!大温华裔夫妻一年内双双疑抑郁症自杀!留下两遗孤与老母亲 | 加国地产资讯 -第2张

宁莉在追思会上追悼好友。

曾立遗嘱设定孩子监护人

  谭女士去年曾立下遗嘱,当时还告诉宁莉将自己的母亲设为孩子的第一监护人,宁莉是第二监护人,当时宁莉欣然应允,还赞赏她有提前设立遗嘱的意识。宁莉说,因立遗嘱是加拿大人的一个习惯,且自己也设立遗嘱,因此当时并未将事情放在心里。

  但现在谭女士去世,留下全无依靠的两个孩子和老母亲,虽然谭女士在遗嘱中表示希望孩子跟着外婆而非送去寄养家庭,但两个孩子皆为加拿大籍,谭母则持旅游签证居加,她是否能够留下照顾两个孩子还是未知之数。

  宁莉向多个华裔侨团发出求助信息,在社会各界的帮助下,谭女士的追思会星期日下午在列治文市一个教堂顺利举行,近百名谭女士的生前好友及社区人士出席。

  仪式中,少林寺法师为死者举行了超渡仪式。谭母数次失声痛哭,观看女儿仪容时更是哭到无法站立,需要多人扶持相助,场面悲恸,令人动容。

  宁莉表示,为谭女士举办追思会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还要面对遗体火化、办理死亡证明、处理银行账户及保险事宜等,而谭母和孩子接下来就要面对偿还住房贷款、水电费、管理费、生活费等诸多开支,需要社会各界共同帮助。

悲剧!大温华裔夫妻一年内双双疑抑郁症自杀!留下两遗孤与老母亲 | 加国地产资讯 -第3张

谭母在瞻仰女儿仪容时悲恸不已。

  她非常感谢加拿大华人联合总会、加拿大华人社团联席会,以及四川同乡总会等侨社,在一接到她的求助信息后就立即行动,探访家人、筹集善款以及帮忙处理后事,令无依无靠的家人在最悲痛的时刻感受到社区的温暖和支持。

  谭女士其他生前好友在追思会上呼吁,移民在外生活不易,会遇到多方面压力,应及时向人倾诉,大家一定会伸出援手,避免悲剧再次发生。

 

华人好面子不愿求助 精神情绪问题应关注

悲剧!大温华裔夫妻一年内双双疑抑郁症自杀!留下两遗孤与老母亲 | 加国地产资讯 -第4张

陈雅莉

  加拿大社区情绪健康协会总监陈雅莉表示,受文化价值观影响,华裔通常”好面子”不愿意求助他人,对情绪问题也易标签化及有羞耻感,令很多抑郁症患者错过令接受治疗的最好时机。

  她希望能社会大众可以对精神健康提高关注,避免悲剧再度发生。

  陈雅莉得悉谭女士遭遇后,深感痛心和可惜。她说,根据她所了解的情况,谭女士很可能是患上PDST(创伤症候群),其前夫的自杀可能对她造成极大的心理打击,但她又未寻求专业辅导或者向朋友诉说。

  她指出,华裔通常爱面子,若承认自己有心理问题,就会担心身边人给自己贴标签,认为抑郁症就是”精神病”,很多人更觉得患抑郁症有”羞耻感”,因此很多人不敢站出来,也不会向人求助。

  心理的创伤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解决,需要耐心、爱心、恒心,以及一段较长的时间来慢慢治愈,专业人士的辅导尤为重要。

  陈雅莉称,忧郁症的症状包括难过、不快乐、食欲改变、睡眠习惯改变、无体力、动作迟缓、低自尊/罪恶感、注意力不集中、自杀意念以及无希望等,凡是有任何这些症状超过两周就应立即求助。

  市民可寻求医生帮助,或拨打加拿大社区情绪健康协会电话604-273-1791求助。

来源:星岛日报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章的目的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服务于社会,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已在文章结尾注明出处,如有标注错误或其他问题请发邮件到18cacom@gmail.com,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