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买卖攻略 / 无语!加拿大华裔房东手握上千万物业 却巧用租务条例赶人

无语!加拿大华裔房东手握上千万物业 却巧用租务条例赶人

  安省的租务法规基本上是向租客倾斜的,但据说也有一条帮助到房东,使得房东可以较为方便地结束租约,这条就是,如果并非大公司,房东可以宣布出租单位即将为自己或家庭成员所用,而请租客离开。

无语!加拿大华裔房东手握上千万物业 却巧用租务条例赶人 | 加国地产资讯 -第1张

安省租务法庭

  拥金百万的华裔房东王科(Ke Wang音译),则将此一条规则用到极致。自从2011年以来,他和他母亲一起,花费将近850万元,在多伦多市区购买了5处房屋这些房屋分别以长期和短期形式出租。

  王一度在Airbnb上拥有26个短租单位。而他在一年时间内,宣布单位需要自己及母亲所用,要4名租客搬走。

  2017年2月15日,由王科控制的一间公司,出资320万元,购买了一座拥有12个出租单位的镇屋,地址是登打士东路396到400号。这个地方在雪邦街和国会街之间。

  2位女士迪林(Andrea Dearing)和卡德(Manal Khader)分别在其中各自租住一个单位。

  当年6月22日,王科向她们两位发送了N12通知,说他和他母亲张惠明(Hui Ming Zhang,译译)需要住进她们现租的单位。她们为此向租租法庭提出申诉,相关聆讯于9月19日进行。

无语!加拿大华裔房东手握上千万物业 却巧用租务条例赶人 | 加国地产资讯 -第2张

N12通知

  聆讯中卡德提出证据说,5月份时,也就是王科向她们提出N12通知之前的一个月,他也向同镇屋另外一个租客摩根(Eriyn Morgan)发出过一份类似通知,称他母亲需要入住。

  对此,王科表示,虽然给摩根发出过N12通知,但他母亲现在改变想法,要住到卡德的底层单位。

  为什么突然改变想法?他说,母亲养的狗年纪大了,不宜上落楼。此外,他说,给摩根发的通知后来收回,她是自愿签署合约搬走的。

  其实该镇屋中还有其他空置的房间可以居住,被问及为何不能住到现在空着的房间他说:「我要和我妈住得更近。」

无语!加拿大华裔房东手握上千万物业 却巧用租务条例赶人 | 加国地产资讯 -第3张

  卡德是位社工,于2015年年搬来多伦多,经常以短期合约工作,帮助难民适应加拿大的新生活。

  她觉得自己专业为弱势群体声张权利,应该也能有机会为自己争得权利可是,没能成功。租务庭判定她和迪林分别需要于2017年12月1日和11日1日之前搬出。

  由于缺乏准备,卡德说,结果她无家可归了6个星期。「我把自己的物品存到小型仓库中,然后到朋友处度日。」

  按照法规,房东如果以自住为名收回单位,但之后自己或家人并没有入住。这是昧着良心的做法,法庭是要惩罚的。卡德已经对此提出投诉,目前还没有结果。

  时间到了2018年1月5日,王科控制下的公司「思想家」,购买了邻近上述镇屋的一间价值90万元的独立屋,地址是登打士东路394号;一星期之后他以自己的名字购买了另外一间127万元的独立屋。

  后一间房屋的地址是Berkeley 272号。房东将房子卖给王科时,要求他不要驱赶现有的2位租客。

  房东说,王当时发誓说,无意驱赶。但是房屋成交的一星期之后,王科就向租客发出N12通知,说他和母亲需要搬进来了,后来其中一位租客买房搬走了。

  王科买入的登打士东路394号,是一间群租屋。其中一位本地长大的女孩Jessica Qi,是佐治布朗学院的学生,租住一个单位。房东卖房时告诉她,新房东不会要她搬走。

  但是,王科买入物业之后不久,就给她发了N12通知。她也很快找到另外租住的地方。只是,她说,王科的通知说,他们母子要搬到她的单位中来,「我可从来没有相信过。」

来源:明报

点开瞧瞧

花重金买加拿大房屋保险 结果房子塌了保险公司却不赔! | 加国地产资讯

花重金买加拿大房屋保险 结果房子塌了保险公司却不赔!

  保险保险,就是花钱保证将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