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移民动态 / 3间毒品注射屋包围唐人街!华人社团起诉联邦政府第一案

3间毒品注射屋包围唐人街!华人社团起诉联邦政府第一案

  加拿大阿尔伯塔省级法院,这起被称为“加拿大第一起华人社团诉讼联邦政府案”正在进行中。法庭内,全庭爆满;法庭外,万众聚焦…

3间毒品注射屋包围唐人街!华人社团起诉联邦政府第一案 | 加国地产资讯_18ca.com -第1张

  这是一起注定要载入历史的海外华人诉讼要案。民告官,从诉讼主体的悬殊落差,已注定这是一条从起步就注定艰难的道路。但,让人关注地是,整个过程中,华人不屈不挠的尊严诉求,以及政府对华人印象的颠覆……

  2018年12月10日,加拿大阿尔伯塔省级法院,这起被称为”加拿大第一起华人社团诉讼联邦政府案“ 正在进行中。法庭内,全庭爆满;法庭外,万众聚焦:

  本案申请人埃德蒙顿华埠及地区商业联合会代理律师向法庭诵读申请书:要求司法复核联邦政府在唐人街设立三个毒品注射屋的决议,并反对加拿大毒品政策联盟组织(Canadian Drug Policy Coalition 简称CDPC)参与诉讼。

3间毒品注射屋包围唐人街!华人社团起诉联邦政府第一案 | 加国地产资讯_18ca.com -第2张

  历史的小人物,往往在某一瞬间爆发出惊人的力量,让人久久铭记。埃德蒙顿唐人街, 有着一百多年温和民生的华裔,从来也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们会拿起法律的武器,走向舆论的风口浪尖!

 

从恬淡无争到愤然觉醒

  2017年3月的一天,埃德蒙顿某英文报纸上登出一则消息,报道称联邦政府已经批准在唐人街及环绕地区建立四家毒品注射屋(以下简称注射屋),其中一家设在华埠地区附近的医院内(只为住院病人提供服务,不在诉讼焦点中)。

  以黄明越为代表的当地华人登时惊呆了:“没有通知!没有商量!联邦政府的合议过程分明违法!而且,选址考量也令人生疑,为什么要选中唐人街,而且一扎就是三个? 这分明是划了一个圈包围着唐人街啊!”

  四个注射屋在唐人街的位置,备受争议的为:the Boyle McCauley Health Centre,George Spady Centre,Boyle Street Co-op.

3间毒品注射屋包围唐人街!华人社团起诉联邦政府第一案 | 加国地产资讯_18ca.com -第3张

  黄明越的祖辈是加拿大铁路华工,因曾受到人头税等不公正盘剥,华人后裔由此曾把联邦政府告上法庭,这也是赫赫有名的海外华人诉讼第一案。最终,加拿大政府向华人道歉,并作出经济赔偿。

  所以黄明越对此案有着更深的理解。他认为,尊严无论是在历史还是在现代的今天,都是整个族裔的自我争取而不是别人的施舍。 这也促使他后来成为唐人街保卫战坚定的引航人。

  随着对唐人街注射屋设置事件的调查,更多疑点浮出水面。 Mccauley 社区及当地居民志愿者调查发现,这是一场至少五年前政府就酝酿成熟的计划,并且有意识地封锁消息,直到2017年才以新闻报道的方式公之于众。

  居民 Cris Basualdo手捧文件对CBC记者说,”注射屋选址在唐人街是联邦政府几年前的决定,但是没有任何人与当地社区居民进行过沟通。“

3间毒品注射屋包围唐人街!华人社团起诉联邦政府第一案 | 加国地产资讯_18ca.com -第4张

  居民代表们说,他们找到的文件证明了埃德蒙顿市政府是如何紧密地参与整件事中,直到公布消息一刻,都没有人与社区居民沟通过此事。

  受居民代表们所托,这些证据被华埠及地区商会保存,他们据此向国家卫生部、省政府、市议会写信提出质疑。

  2017年4月27日,Access to Medically Supervised Injection Services Edmonton (AMSISE组织) 派遣了代表, 也是社工(Social Worker)与华埠及地区商会代表,进行了第一次沟通。

  在初次会晤中,AMSISE组织代表说,注射屋在建立之前曾经征徇了600人的意见,这引起居民代表及华埠及地区商会代表的质疑,他们奇怪如此巨大的数字里为何没有一间唐人街商户被询问。对此,该组织未置可否。

  华方代表指出,拯救生命,无可厚非。但是,在对注射屋存在的意义还有争议的当下,就要如此大规模地盘踞唐人街,有“侵入性”之嫌,令人难以接受。

  他们以温哥华唐人街举例,该地区在建立一个注射屋后,经济就被破坏贻尽。而埃德蒙顿唐人街要建三个注射屋,其破坏性及影响力之大,不堪设想!

2017年5月1日听证会现场

3间毒品注射屋包围唐人街!华人社团起诉联邦政府第一案 | 加国地产资讯_18ca.com -第5张

  5月1日,几十名华人代表匆匆赶到现场。他们中有社团领袖,有普通市民。当11位市议员最终的投票结果 10:1公布后,再次全场晔然 —— 10人赞成,1人反对。

  据本地媒体报道,市议员 Scott McKeen. (WARD 6)正是最早提出在唐人街建立毒品注射屋的提议者。

  在2017年10月CBC新闻记者对其的采访中,Scott对记者说,此决议的通过,使自己成为力推注射屋的冠军。

  他强调,“选址在网站公布后,令人奇怪地是,没有任何人发邮件或打电话给我。” 而Cris Basualdo等居民代表及华人志愿者的说法是,根本没有得到通知。

  说法的大相径庭,令人无法接受,迅速整个华人社区团结行动起来,拉开了保卫唐人街的维权序幕!

  这也是第一次华人前所未有的集中起来,中华会馆、华埠及地区商会、洪门民治党、广东联谊会、停不住俱乐部、福建同乡会、天津同乡会等各社团组织,通过各自的媒体渠道发出呼召,并大规模开始组织和准备这场游行请愿活动。

  2017年5月6日中午在City Hall 门前,大约近700民众参加这场游行。 有的社团全体会员统一着装白T恤,上印“我爱唐人街”的标语,手举标牌。 无论是上班族、在校学生、还是老人,都涌到现场声援。

3间毒品注射屋包围唐人街!华人社团起诉联邦政府第一案 | 加国地产资讯_18ca.com -第6张

  不久后, 华人社区再次举行第二次游行请愿活动,这次的地点主要在 legislature 门前,近300人参加。

3间毒品注射屋包围唐人街!华人社团起诉联邦政府第一案 | 加国地产资讯_18ca.com -第7张

  各社团领袖表达诉求,力陈注射站建立后对唐人街的永久伤害。

3间毒品注射屋包围唐人街!华人社团起诉联邦政府第一案 | 加国地产资讯_18ca.com -第8张

  这场游行的意义,已经远远超过了一条唐人街的维权诉求:当白发苍苍的老者、行动不便的残障人士、正当学龄的孩子、以及各行各业的华人共同为整个族裔的权利而高呼平等时,唐人街维权保卫战已唤起了整个民族的尊严觉醒。

  这场行动震惊了市议会,他们立即派代表传声表示愿意进一步协商和谈,并请华人社区静心等待一段时间。那一时刻,很多人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3间毒品注射屋包围唐人街!华人社团起诉联邦政府第一案 | 加国地产资讯_18ca.com -第9张

 

从反复权衡到背水一战

  华人的呼声也引起了加拿大联邦议员的关注。国会议员Kelly Diotte 举办了市民大会听取双方意见,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很多市民找到我表示对注射屋建立的不满和对程序合法性的怀疑,他们的声音应该被听到。“

  4月份市议员大选结束的翌日,市政府才公布最后结果—— 原计划不变:注射屋将如期开放!这一纸消息,在唐人街如重磅炸弹!

3间毒品注射屋包围唐人街!华人社团起诉联邦政府第一案 | 加国地产资讯_18ca.com -第10张

  在对市议会彻底失去指望后,大家决定寻求法律的支持。在咨询法律人士后,经过审慎考虑,最终决定以华埠及地区商会的名义申请法庭要求联邦政府进行司法复核,重新对注射屋选址程序合法性进行评估。

3间毒品注射屋包围唐人街!华人社团起诉联邦政府第一案 | 加国地产资讯_18ca.com -第11张

  2017年11月15日,黄明越清晰地记得这一天,他郑重在申请司法复核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Parlee Mclaws LLP 律师事务所经过数月的准备和交流后,一纸诉讼将联邦政府司法部告上法庭请求司法复核唐人街注射屋选址。

 

从谈判求和到艰难维权

  在呈交申请书后, Canadian Drug Policy Coalition (简称CDPC) 加拿大毒品政策联盟组织要求加入本案成为第三方, 并呈交了协议备忘录。提出如下要点:

  1.依据国会于2017年5月修正的 Controlled Drugs and Substances Act 加拿大受管制药物和物品法(简称 CDSA) 法案56.1,其第一目标是保护加拿大的公共安全;第二目标是适当地保护使用管制药物的人们不要被剥夺在注射屋得到健康服务的权利。

  2. 根据56.1内容,CDSA专注于提升立法机关的政策执行者在执行过程中减少阻力,而没有义务去支持在推行政策的过程中,其实施的程序对第三方是否公平。

  3. 如果把程序对第三方的公平性纳入法庭考虑范围,将影响立法机关决策者的公共目标,以及削弱国会对宪法权利的立法保护。

3间毒品注射屋包围唐人街!华人社团起诉联邦政府第一案 | 加国地产资讯_18ca.com -第12张

  CDPC 提出事实陈述: 第一,他们将以公平中立的位置进入本案;第二,提醒法庭如果纠结于对第三方的程序是否公正问题,会对未来注射屋在加拿大的推行带来阻力和影响。并对国会意图带来偏离。

  CDPC提出此案的焦点在于,第三方的程序公正性是否与2017年5月修正的管制药物和物品法律法案56.1及国会今年5月修改此立法的目的相一致。

  随即,该组织用二十多条例据,其中包含一些国会议员的发言,来例证相关法律对第三方不存在程序公正的义务,相关法规也并不要求法定决策者在决策过程中咨询社区代表。并强调,使用毒品的人通常由于耻辱和歧视而不能享有健康服务,而此案如果依据申请人所提的程序合法性纠结,将会破坏国会立法的初衷与意图。

  突然加入的第三方CDPC,为申请人华埠及地区商会的律师团增加了新的工作负荷,他们开始着手整理抗辩证据。

  2018年10月31日,律师团经过30天的紧张准备,如期呈交答复书。

 

从晦暗懵懂 到柳暗花明

  终于,案件迎来了庭审的那一天。2018年12月10日,华埠及地区商会的律师团在法庭上的精彩反击,至今都令人印象深刻。当庭,代理律师针对CDPC组织向法庭提交的备忘录,指出 CDPC不应被纳入本案第三方,依据如下:

  首先,此案没有证据支持第三方CDPC组织可以加入案件审理程序。

  CDPC在提交的依据中,选择性地摘取 Hansard (汉萨德)议会纪事资料,以证明推行注射屋的进程中,社区不应被纳入此过程的考虑对象。但是,如果完整读过汉萨德资料则会发现, 立法体制所适用的判例证明,事实并非如此。

  2017年CDSA修正案规定了平衡的决策方法,要求决策者考虑社区的立场。这完全符合、也适用于本案申请人华埠及地区商会这样的社区群体的公平义务。

3间毒品注射屋包围唐人街!华人社团起诉联邦政府第一案 | 加国地产资讯_18ca.com -第13张

  此外,CDPC组织的论点对本案的事实的适用范围有限。由于所有这些原因,应拒绝纳入CDPC,法院应承认在本案的独特情况下,被告有程序公正的义务。

  整个过程,申请人律师准备证据充分,条理清晰。第三方没有举出任何新证据。法庭在认真听取答辩后,宣布择日开庭宣判。走下庭审,很多华人走上前来与律师团一一握手,感谢他们为案件所付出的巨大努力!

  时至今日,从唐人街,乃至整个华人社区都在等待着最后的一纸判决。 原定的2019年1月下达判决,姗姗来迟。

  黄明越们依然在执着地等待,他们相信无论结果怎样,正义必将胜利。 “我们希望有更多的法律志愿者给我们提供司法解答,这样可以减少一些律师费的开销。也希望有更多的华人来关注这起案件,签名或捐款支持这场行动。

  兹事体大,系关全体华裔的尊严。我们在争取一个平等的诉求,而这个是有法可依的,也原本就应该得到保护的。”

3间毒品注射屋包围唐人街!华人社团起诉联邦政府第一案 | 加国地产资讯_18ca.com -第14张

来源:华侨梦Overseas

点开瞧瞧

全球最佳城市加拿大仅一个进前十:并非温哥华多伦多 | 加国地产资讯_18ca.com

全球最佳城市加拿大仅一个进前十:并非温哥华多伦多

  在 …

已有 0 条评论